楚岫雲1948年和何非凡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高破賣座紀錄,楚岫雲紅透了半邊天,大獲好評,觀眾與同業及報章一致讚譽,這位演活了林黛玉的青春美艷花旦,聲色藝全,前途遠大,擁有卓越一流演技。她唱做唸表演俱佳,已達到爐火純青最高境界,以致萬人空巷爭看『生黛玉』,創了演出三百多場滿座佳績,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同時也造就了何非凡這名字開始響噹噹起來了。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以至本世紀,梨園中無人能媲美,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

楚岫雲1948年和何非凡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高破賣座紀錄,楚岫雲紅透了半邊天,大獲好評,觀眾與同業及報章一致讚譽,這位演活了林黛玉的青春美艷花旦,聲色藝全,前途遠大,擁有卓越一流演技。她唱做唸表演俱佳,已達到爐火純青最高境界,以致萬人空巷爭看『生黛玉』,創了演出三百多場滿座佳績,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同時也造就了何非凡這名字開始響噹噹起來了。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以至本世紀,梨園中無人能媲美,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
卓越 香港
Image by celebrity楚岫雲Chorjauwon111Chuxiuyun
1942年覺先聲劇團演出劇目:《雷鳴金鼓》,《胡不歸》,《紅娘》。文武生薛覺先,唱演卓越非凡。青春美艷正印花旦楚岫雲,文武唱做俱隹。二邦花旦鄧碧雲,小生呂玉郎,丑生劉克宣,武生黎孟威,各有精采演出。

1947年覺先聲响鑼盛况:薛覺先演出精神百倍,回復當年水準。楚岫雲聲線清脆,唱來字眼玲瓏,已屆爐火純青之候。馮俠魂特別好戲,演出場面特多,飾演元帥威風凜凜。小飛紅亦能保持一向唱演水準。

楚岫雲是粵劇界頂級的花旦,她繼承流泒就是要全面學習,在實踐的同時,根據時代的要求發展流泒,把前人所創立的藝術風格更趨完美。

楚岫雲演祝英台反串男裝,書生扮相俊俏,瀟洒倜儻,平喉唱聲動聽悅耳。楚岫雲演女兒香,劇中她扮演元帥武將軍,八面威風,武打精彩絕倫。

每一位藝員,都害怕「老」的來臨,尤其女性對老特別敏感,因為青春和美麗是她們的資本,如果達到「聲色藝」三絕的目標,真是夢寐所求的,可惜這類藝員確是罕見,我認為只有楚岫雲和鄭秋怡是當之無愧! 作者潘兆賢

戰後省港演出戲班概況:

從一九四五年八月抗日勝利後至一九四七年。這一個階段,處在廣州的粵劇變化不大,新班的組合也不多,團與團的競爭也還不甚熱鬧激烈,舞臺上依然是淪陷期間那幾個劇團的原班人馬。如《錦添花》,換進了一個須生丁公醒和第二花旦梁豔莊。新戲是以古裝面目反映抗日題材的《情人四萬萬》。這個團於四五年底到香港高升、普慶戲院演出,出乎一哥所料,《錦添花》在香港大大不如廣州。首先是戲,香港人不喜歡打打殺殺。於是馬上抛出新戲(香港掌故)《張麗珍問吊》,觀衆不甚感興趣,繼之又抛出以英國故事改寫的,觀衆反應依然冷淡。觀衆是十分無情的,他們不喜歡這個團的戲,也不喜歡這個團的一些演員,如丁某出場開口一唱,台下人便肆無忌憚地起哄,迫得丁老夫子只好末散班便中途退出回廣州。又如當年的碧姐,香港觀衆對她非常陌生,也覺得這個正印花旦還嫩,不夠份量。這一屆的《錦添花》算是徹底失敗而被迫回師廣州。

一九四六年初,文覺非擔旗組成《文藝》劇團,他當文武生,武生馮鏡華,正印花旦區倩明、二花旦紫雲霞,小生張活遊,醜生蘇文俠。劇目有《雷劈好心人》、《今宵重睹舊征袍》等。這一屆以七哥爲文武生的《文藝》,可以說實在打不響,七哥的文武生連一個首本戲也沒有。接著第二屆又水浸畫艇(戲船)。勇當文武生的七哥不服輸,一九四七年五月與梁醒波一對文武生組成《永興》劇團,正印花旦芳豔芬,第二花旦區楚翹,佬官可算不弱。劇目有《三月杜鵑魂》、《深宮紅葉恨》等。鳴呼,不知是觀衆無情,還是七哥無運,他這個文武生依然故我,仍殺不出一條血路。

以馬師曾、紅線女擔旗的《勝利》劇團,由於馬大哥的戲高度集中在個人身上和其他原因,他

訂的其他演員可以說都非省港一流的,這裏只得姑隱其名。劇目方面除了他的首本戲《苦鳳鶯憐》、《審死官》等,新戲有《我爲卿狂》、《野花香》、《鬥氣姑爺》等。

以譚蘭卿、文覺非擔綱的《花錦繡》劇團,醜生古耳峰、小生文少非、第二花旦小飛紅。劇目有《花天嬌》、《冤婦》(上下集)、《娛樂升平》等。譚蘭卿的戲路是很有特色的,粗線條,豪放潑辣,演技很有本色,有些劇目近乎彩旦行當。早期與馬師曾合作,她的唱腔活潑諧趣,大有馬腔風味。她演的花天嬌,是一個很有個性的名妓,由於受騙上當,身心受損,精神分裂,譚蘭卿這場獨腳戲演得有聲有色。《娛樂升平》,譚蘭卿演女皇,邀約各國王子招選駙馬,有印度王子,非洲王子,是一套空中樓閣的古裝文明戲,全劇皆唱小曲,沒有梆黃,是陳卓瑩先生之作。

這段時期,各大班都開始大搞新花招,如馬師曾的幾個現代戲,譚蘭卿的沒有梆黃的《娛樂升平》,另一個《黃金》劇團,大多數藝人都從美國回來的,如文武生黃超武,醜生陸雲飛,正印花旦徐人心,第二花旦粱瑞冰,小生黃鶴聲,武生新珠。這一批演員,作爲廣州觀衆是較爲陌生的。他們的首本戲是《蔡中興修整洛陽橋》。當時世界流行夜光燈,他們從外邊帶回來那些磷光塗料,塗抹在刀槍上,開打場面滅了燈光,臺上只見刀光劍影不見人,也算一種新招。但這個團在廣州及四鄉也站不住腳,《黃金》只存在一屆便散夥了。

另一班《國中興》劇團,文武生黃千歲,醜生葉弗弱,一對花旦是黃新雪梅、陳露薇,小生梁金城,首本戲是《十萬童屍》。黃千歲、葉弗弱原來也是有名氣的佬官,遺憾這個團的戲沒有特色,也是一屆班的壽命。

這時候,薛覺先先生也從內地回來了,這時期的《覺先聲》劇團內行稱之三王班,即薛覺先、

上海妹、呂玉郎(小生)、醜生半日安。薛先生所演的劇目雖然都是名劇,俱人到中年,加之在生活上受了某種刺激,薛先生的黃金時代已一去不復返了。

及後,呂玉郎組成《洛陽春》劇團,花旦銀劍影、小飛紅,小生馮俠魂,醜生梁國風,武生黃秉鏗。首本戲是《背解紅羅》,這個團,在廣州影響不大,只有在四鄉巡迴。 還有一班《義擎天》(後改《泰山》)劇團,雙生白駒榮、陸飛鴻,花旦區倩明、鄒潔雲,新戲是《落霞孤鶩》。此外,還有神童羽佳、黃金愛也在廣州舞臺露過頭角。《錦添花》也換過譚玉真當正印花旦,也寫過一些新戲如、《青燈紅淚》等。

概言之,從抗戰勝利到1947年這段時期,粵劇如雨後春筍,紛紛組成新班,比淪陷期間活躍多了,淪陷期間沒有在廣州活動的演員也陸續回來了。但是,這一階段只是四十年代粵劇的興旺的準備階段,是力量凝聚的階段,因爲這一時期還沒有一個劇團的劇目能夠一炮打響的。

四十年代粵劇火紅歲月、中興發達是在1948年開始,打響頭一炮的卻是當年在舞臺上念幾句口白也“疾口疾舌”的拉扯“靚仔凡”!

沈寂了一個時期的何非凡於1947年冬組織了新班《非凡響》劇團。武生馮鏡華,文武生何非凡,正印花旦芳豔芬,二花旦鳳凰女,小生梁金城,醜生小覺天。這第一屆的《非凡響》,劇目有《白虎跳龍門》《虎將銅城》、《秋墳》、《姑嫂墳》、《情之味》、《蝴蝶大王》等等,比起當年的《大歡喜》、《紅棉》劇團,凡哥擔綱的戲相對是多了一些,然而時機未到,這一屆何非凡也還沒有“響”起來。

粵劇在廣州最鼎盛的黃金時期1948-1959

1948年春,凡哥繼續組織第二屆《非凡響》,正印花旦換進楚岫雲,第二花旦譚玉真,第三花旦鳳凰女,醜生陸雲飛,武生白龍珠。不知什麽原因,這第二屆的新班頭一台戲就下鄉了,在劇目方面仍是大炒冷飯,中期加進了《風雪夜歸人》和《一曲鳳求凰》,也是一般的生旦戲。然而從鄉下回到廣州海珠戲院,凡哥推出了幾個新戲《情僧偷到瀟湘館》、《月上柳梢頭》等新劇,演出滿座三百餘場的史無前例,就這樣非凡響的班牌就即時響了起來。

從1948年至1959年這十年期間,是粵劇在廣州活動的最鼎盛時期,令人無限懷念與感奮的粵劇史光輝的一頁!

1949年秋廣州解放至1950年爲第三階段。這段期間,由於新政權的成立,廣州百廢待興,而人心還未穩定,百姓需要的是柴米而非粵劇,所以絕大部份的劇團因未定有戲院台期而紛紛離開了廣州。但當時因在廣州早已定有戲院台期,要響起第一下鑼鼓的就是呂玉郎、楚岫雲的《永光明》劇團。剛解放的廣州,晚上店鋪關門、行人稀少,《永光明》劇團起初只演日場,一直堅持到1950年的春節才開演夜場。當時的劇目有《梁山伯祝英台》、《紅俠》、《女兒香》、《可憐女》,春節新戲是陳卓瑩先生編寫的農民革命題材《紅娘子》。人員方面武生換進了黃君武,第二花旦小飛紅。這一屆的《永光明》在這樣特殊的環境應運而生,連演日場也滿座,最高票價2元5角。同一時期,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朱少秋、龐順堯的《勝壽年》也開鑼了。該

團除了佳哥的首本戲《十奏嚴嵩》、《大鬧黃花山》、還有《拗碎靈芝》,最值得記上一功的是該團于解放初期第一班首演革命題材現代戲《白毛女》,這個團最高票價1元5角。1950年3月3日敵機轟炸廣州,剛剛活躍起來的粵劇又偃旗息鼓了,各劇團紛紛疏散離開廣州。

這時候,《永光明》劇團原班人馬先是撤到澳門,不久到香港,在利舞台、中央、高陞、普慶、東樂戲院演出。這應該是大陸第一班赴港活動的劇團。劇目是《可憐女》、《女兒香》、《劉金定斬四門》、《風雪杜鵑紅》、《雪影寒梅》,想不到這一屆逃難的《永光明》居然在香港能夠立足,居然有錢賺。

廣州戰事安定,《永光明》回師廣州。1950年代的省港粵劇開始活躍,香港與廣州演出的劇團及劇目繼有:陳錦棠、羅麗娟、任劍輝、芳艷芬的《錦添花》劇團,劇目有《大俠羅賓漢》、《金鏢黄天霸》。後來任劍輝、羅麗娟離開,加入薛覺先,提升芳艷芬任正印花旦,上演了︽漢武帝夢會衛夫人︾等劇。何非凡、羅麗娟的《非凡響》劇團,劇目有《紅花開遍凱旋門》、《虎嘯毒龍潭》。薛覺先、鄧碧雲的︽覺雲天︾,劇目有《月宮寶盒》等。馬師曾、紅線女的現代戲《珠江淚》。稍後,羅品超、譚蘭卿、文覺非、少昆侖的《珠江》劇團。還有梁蔭棠、紫蘭女的夫妻班,劇目是《九件衣》。陶醒非、衛少芳、梁國風、李豔霜的《東方紅》劇團,劇目是《愁龍苦鳳兩翻身》。曾三多、陸小仙、顔鐵英的《南方劇團》,劇目《冰山火線》。還有一班直接由政府領導的《曲藝》大隊,除了白駒榮,基本是曲藝界的主要演員,如關楚梅、熊飛影等。他們演出的劇目基本是現代的革命題材,劇目有《沈冤得雪太陽紅》等等。

五十年代時期影響較大、合作長期、劇目最多的當數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的《永光明》。《永光明》劇團是當時最受觀眾歡迎之劇團,上演的劇目有《香妃》、《西施》、《紅娘子》、《女兒香》、《可憐女》、《穆桂英》、《卓文君》、《葛嫩娘》、《鴛鴦劍》、《玉堂春》、《王寶釧》、《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嫦娥奔月》、《碧容探監》、《闖王進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三娘汲水》、《綠野仙蹤》、《撲火春蛾》、《牛郎織女》、《劈山救母》、《蘇武牧羊》、《偷祭瀟湘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梁紅玉擊鼓抗金兵》、《十三妹大鬧能仁寺》、《陳世美不認妻》、《劉金定斬四門》、《鴛鴦山恩仇記》、《沖天野鶴會嫦娥》、《狄青三取珍珠旗》、《燕燕》、《梵宮駙馬》等等劇目,廣州爲之轟動一時,全部戲目都是群衆所歡迎的。《永光明》劇團就成為了當時首屈一指的大班了。

那個年代的粵劇,扯大旗的基本是文武生。(以一旦擔團是近十年之現象)無可諱言,羅品超、呂玉郎、靚少佳這幾位文武生都是功底劄實,有藝術修養的佬官,但由於他們在四十年代很長一段時期(尤其是淪陷期間)都離開了廣州,勝利後的幾年,這三位文武生還沒有組成人強馬壯的大班,在廣州雖有演出,但還沒有拿出一個響當當的新戲,即當今謂之的代表作。直到廣州改朝換代,他們開始在這塊粵劇發原地奠定了藝術之根基。當然,

在人才的配搭上也是至爲重要的。如文覺非這位當紅的名醜,在珠江也是一條頂梁柱,他不但配戲,而且有足夠擔戲的藝術份量;又如《永光明》的陸雲飛,他的含蓄的幽默“醜”的表演,尤其是獨創的“豆泥”腔,觀衆甚爲欣賞。(連後期擅演醜生的白駒榮一提到陸的表演與唱腔無不賞色與讚歎,稱陸雲飛是個“開心果”)還有一位行內稱之第二花旦王的小飛紅,都是《永光明》得力的台柱;《新世界》以武戲擔團,佳哥的演技自不必細說,後期加入了“武探花”梁蔭棠任醜生,蔭哥的戲路也是很廣的,尤其小武、武丑行當,他幫靚少佳,也是最佳拍檔。
遺憾的是:國家過去不重視粵劇電影的生産,也沒有把粵劇電影作爲振興粵劇的重要手段來倡導。解放三十多年,我們只拍過《搜書院》、《關漢卿》和一部香港拍的《粵劇什錦》舞臺紀錄片。沒有抓住時機,採取措施,把內地的粵劇名藝人的首本戲,優秀劇目拍成電影,發行海內外,使之既有社會效益,又有經濟效益。任令老藝人藝術失傳,老病死去。先後辭世的薛覺先、梁蔭棠、曾三多、新珠、靚少佳、呂玉郎、楚岫雲、譚玉真、陸雲飛……等等,他(她)們生前曾有多少名劇、名曲和絕招馳騁舞臺,可惜他們的戲寶無法保留下來,傳諸後世,這確是無法彌補的憾事!
三十年代從《白金龍》一炮成功,薛覺先的《俏郎君》、《姑緣嫂劫》,馬師曾的《鬥氣姑爺》、《野花香》、新馬仔的《孟麗君》、《金生挑盒》,以至羅品超、白駒榮、曾三多、廖夢覺、李雪芳、上海妹、楚岫雲等的粵劇電影紛紛出籠。僅十年期間,香港便拍了三十二部粵劇故事片。粵劇電影已經開始和舞臺粵劇“並駕齊驅”,佔領市場。

《情僧偷到瀟湘館》揭粵劇高潮
從《情僧》開始,凡腔爲人們所認識。何非凡這一唱腔流派,曾遭受過非議,貶之爲狗仔腔。粵劇演員的運腔通常是以“吽”或“丫“音唱出,而何非凡的行腔則多用“吽”,故諷“狗仔”腔。其實,世間任何事絕沒有十全十美。吽”音故然不是粵劇的慣常行腔,但正因何非凡衝破了這一慣常,他創了新,自成一派。雖然作爲文武生行當以“吽”音行腔似乎不夠高雅,但既然廣大觀衆喜愛它,“凡腔”這一流派總算響起來而傳之於世了。

同一時期,陸雲飛的“豆泥”腔也在“非凡響”的舞臺上晌起來了。飛哥這位醜生剛從美國回來,很快就在廣州贏得了行內外的喜愛。陸雲飛的唱腔別具一格。誇張醜唱,形成“飛腔”風韻。《非凡響》劇團的醜生戲原不算“大份”,充其量是捧科打諢的大配角。如《情僧》一劇,陸雲飛飾演醜丫頭石春,戲份很少,只在偷祭瀟湘館那場戲占幾分鐘的篇幅,在竹樹前哭祭林黛玉,飛哥演得很認真,誰知越“真”越可愛、可笑,再加上兩句“木魚”轉“二黃”的“豆泥”腔,觀衆已哄堂大笑了!

《非凡響》的打響,有陸雲飛先生的一份功勞。
另一位是文武全才的楚岫雲。凡仔的情僧故然演出了名,而楚岫雲演的林黛玉也唱做出色,雲姐演完黛玉焚稿一場,回到後臺還伏在案上飲泣不已,她對藝術投入到何等程度可以想見。楚岫雲演林黛玉的時候已經26歲了,她不是什麽豔旦,但演技卻十分到家。

她演唱葬花、焚稿歸天,情感豐滿,聲韻動人心弦,創造出悅耳動聽獨特的雲腔。因而有“翻生林黛玉”之美譽。

楚岫雲的蹺工,圓台碎步,水袖功夫在粵劇舞台上堪稱一絕,觀眾說她的圓台猶如蓮花之舞,身段輕盈優美,勝似流水行雲,水袖別具特色,做工利落細緻,舉手投足有層有次。

可以斷言,由於《非凡響》的影響與壓力,藝人們爲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各自顯神通,五花八門,揚長避短,新戲出了人材,而當時這一群藝人也有能量擔起了戲,在競爭中發展了粵劇,也在競爭中提高了自己的演技與地位。這一時期,粵劇舞臺是熱鬧、興旺的,多姿多彩的。

特別值得深思的是,當年的廣州,有舞廳、外國電影、賭館、還有脫衣豔舞,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的花花世界,而粵劇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中立足生息、發展、興旺,不斷起新班,不斷出新戲,不斷出新人,想當初而聯繫今天,不知研究粵劇的袞袞諸公有何感想?非凡响的一套《情僧》掀起了一場可喜的颶風,聯繫今天可悲的粵劇淡風,也倍令人有滄桑之感!

當年有一位在粵劇行中頗有聲望的班主張雷公,看中了還未走紅的靚仔凡,給他添置了兩杠戲服,讓他日後邊演出邊還債;當今我們粵劇也有“大班主”,年年撥款數十萬、近百萬,遺憾的是這百萬鉅資不是全用在發展粵劇、培養人材方面,說得過分一點,相當一部分的鉅款變成了“救濟金”了!(演出少,坐吃多也)我們的“大班主” 重視紅線女、倪惠英,但有沒有看中未來的紅線女、倪惠英呢?

粵劇研究,既要研究過去,更要著眼於今天,回顧不應該忘記當前。過去班主爲了盈利,不容許粵劇自生自滅,他們總會攪盡腦汁組織人材,組成有影響的六條柱。今天又如何?就以廣州粵劇最有影響的“天之驕女”實驗團爲例,除了一個正印花旦倪惠英,請問稱職的、有點影響的武生是誰?文武生是誰?醜生是誰?第二花旦又是誰?一個所謂內定的“皇家團”,連基本的行當也不全,遑論粵劇興旺,不走下坡路才怪事!不致淡風才怪事!有人買票才怪事!

四十年代後期的粵劇,有很多做法值得總結,也值得借鑒;解放初期的戲改措施及其

效果,很多方面應予肯定,但矯枉過正的、左的風氣爲害也不淺,該否定的應否定之;解放初期堅持在廣州演出活動的《永光明》、《珠江》、《新世界》、《東方紅》等粵劇團應該各標史冊。記得前些時候香港請了紅線女給巳故多年的編劇家唐滌生頒發獎賞,(由唐先生之遺孀鄭孟霞代領)此舉深得人心。然而,六十年代死在獄中、錯劃右派的馮志芬先生呢?這一位創作《胡不歸》、《前程萬里》、《情僧偷到瀟湘館》的編劇家其遭遇又如何?可憐老先生身後蕭條,我們的什麽協會、什麽聯,什麽部門連追悼會也沒有爲他補開!與唐滌生對比之下,真使人歎爲寒止!

如果經歷過文革期間的十年動亂,這些死去的(香港方面除外)幾乎無不是上了大字報的“反動老朽”。我們今天研究的這個十年是上承那個十年的。這些老傢夥的日子,當然與那個十年大大不同。可是老傢夥們除了一小部分外,幾乎都被看作不適應新時期的舊東西。當其未死之前,是處在“壯士淒涼閑處老”境地裏。我親眼看到無論較前些的呂玉郎以至靚少佳、梁蔭棠、楚岫雲,無不齎志以歿!死有遺憾!

文武雙全花旦王,楚岫雲貪靚軼事

楚岫雲粵劇大師,著名表演藝術家,多才多藝,精通文武,技藝高超,唱演打佳,十全十美,今古無雙,全能花旦。年青的粵劇觀眾,可惜都沒有機會欣賞過她的非凡卓越技藝。因為她自五○年一度來港演出後,再也沒到過扯旗山下了。

不過,老一輩的觀眾,對於這位有「生黛玉」美稱的雲姐,怎樣也不能忘懷,給人印象最深刻,當年她在永光明劇團,晚晚持續演活了二百幾場林黛玉,那時很多觀眾為著爭先觀賞表演,每日都會有不少戲迷羣眾站坐在戲院門前街道,隔天排長龍通宵輪候搶購戲票,場面極為轟動。【這也是永光明劇團十年如一日的現象,經常都出現戲迷深宵排隊輪購戲票的熱鬧墟冚場面,長期都皆如是】。

以及又很難忘記之前她和何非凡一起演出的《情僧偷渡瀟湘館》,也曾哄動一時,她的黛玉一時獨領風騷,風靡劇壇,轟動梨園。以致當時坊間戲迷都流傳說道:劇團單單殺出楚岫雲鼎鼎大名,演出就轟動爆棚創造票房新高。那時候有一間新開酒家就特地命名為〔瀟湘館〕,揭幕之日,特邀雲姐前來剪綵致慶,剪綵之時萬人空巷,觀者如雲,場面極為熱閙!滿街通巷都塞滿D戲迷男女非常哄動,風狂歡呼林黛玉嚟啦,林黛玉嚟啦,由此足見楚岫雲技藝之高,唱演之優,名聲之隆,擁躉之多,票房之佳,世界之冠。

楚岫雲祗是她的藝名,那麼她姓甚名誰?她是嗜抽香煙的,常備一架特製的打火機,機上刻有幾個字。這幾個字是:「譚耀鑾」。那就是她的真名姓。

於是,除雲姐稱呼她以外,叫她做譚小姐當然可以,但叫她為「伍小姐」,這也無妨。因為她有兩個老竇,一個是譚姓的生父;一個是姓伍的教她學藝成材的養父。

雲姐隨著姓伍的父親,再由這個父親的一位兄弟,在梨園擅打跟斗的伍冉明(綽號顛仔明)強迫她天天練武功,練到她能打得起大翻。

女花旦能夠打翻在全行是很少見,無出其右,雲姐為甚麼能夠一把眼淚,一身汗肯如此這般地練功和學戲?有次,亞視選亞姐,出難題去問人家:「您為什麼參加選美?」。累得亞姐幾乎無詞以對。但雲姐曾經在大庭廣眾回答提問她:「為甚麼學戲」時,她非常爽脆地答道:「貪靚!」跟著還補充道:「不是貪靚,為甚麼咁辛苦都肯去學呀?」雲姐無疑是個率真的女人,她並無扭捏做作。無怪人家「安」了她一個綽號稱爽雲。

雲姐當年喜飲來路拔蘭地名酒及名牌希路咖啡,和喜吸555來路香煙,話說可補氣充聲,她喜歡每天都穿著不同花色的絲纙長旗袍,冬天則穿着海虎絨裘貂皮大衣,又喜穿著各類新款名廠高跟鞋,天天挽不同花款顏色名牌小手袋,配合全套一色,她於三十年代十餘歲已開始電曲秀髮。

每日下午她必前往陶陶居與行家茶敘,每晚七時左右必會有人陪伴著她來到戲院後台,稍歇、預備裝身化妝、等候準七時半開鑼演出,薛覺先和蘇永年,許多時都會是她之護花使者保鏢,陪伴登台直至零晨一時前後演出完場,仍相伴於她身邊,及還有許多許多的戲迷都會排站在戲院附近街道路旁,等待著她和其他佬倌出現,雲姐的私家坐駕和長期聘用的私人司機也在等侯著她呢!

楚岫雲傳奇
影劇奇才,演藝奇葩,文武狀元,唱做精優,名聲響徹雲霄,首席藝術旦后,粵劇藝術大師,藝術造詣極高,技藝精湛超群,花旦王楚岫雲,功架一流,圓台身段、碎步踩蹺、水袖水髮、靠靶圓台,功夫一流。金雞獨立、擘一字馬、雙飛腳、打大翻、打真軍、拗腰、推車、車身、車輪、起霸、搶背、跨背、觔斗、吊模、大架、大跳、小跳、紥脚、踩蹻……等等功架技藝絕佳,全部精通。舞旗、舞劍、耍刀、耍劍、耍鞭、耍槍、拋槍、踢槍、分槍、回槍各欵脫手北派武打精練,武藝非凡,登峰造極,種種難度較高的卓越南北派功架藝術皆是爐火純青:觀眾稱讚她的圓台猶如蓮花之舞,身段優美勝似流水行雲;圓台、碎步、身段、水袖靈活巧妙別具特色;塑造人物角色絲絲入扣,表演細膩柔密;戲路廣闊縱橫,演男女老少任何人物都能勝任裕如,不論文場或武戲都演得同樣精彩出色:既精於閨門旦,也擅長青衣和小旦,演武旦刀馬旦更是一絕,演技出神入化、維肖維妙,受到行內外好評讚譽,花旦行中公認第一。

楚岫雲,獨步梨園,南國牡丹,威震藝壇數十春秋,享譽海外內省港澳。唱功造詣高深奧妙,擅唱傳統梆黃,聲腔獨特怡悅,聲情腔意並重,感情表露無遺,充滿雲腔韻味,優點以聲傳情,特色依字行腔,字字清晰鏗鏘,句句腔韻兼備,曲曲委婉醉人,演繹不同人物角色,唱出不同腔韻聲調,聲腔快慢高低起伏抑揚頓挫,音韻旋律迭蕩多姿節奏鮮明,表達劇中人物和思想感情恰到好處,演唱喜怒哀樂及悲苦恨憤表露無遺,情感豐富,聲情並茂,扣人心絃,精彩絕倫。

楚岫雲從三十年代演出成名至六十年代,長期演出無間,她的舞台表演創超逾萬場的佳績,主演過的首本名劇戲寶多不勝數,略述她生平塑造的經典代表佳作人物有南海觀音、華山聖母、雙陽公主、刁蠻公主、長平公主、林沖娘子、劉金定、葛嫩娘、穆桂英、梁紅玉、白蛇精、女兒香、十三妹、紅娘子、武潘安、孟麗君、花木蘭、佘賽花、樊梨花、林黛玉、玉堂春、卓文君、王昭君、王寶釧、祝英台、倫碧容、秦香蓮、潘金蓮、趙顰娘、趙飛燕、趙京娘、董小苑、猩猩女、可憐女、李三娘、嫦娥。
紅娘、織女、香妃、燕燕、西施、金釧、夷娜、李仙、刁嬋、虞姬………………等等古典人物角色形象都曾經栩栩如生、維妙維肖、活靈活現於舞台之上,當年風靡了萬萬千千的戲迷,深印觀眾腦海,深入民心,長期得到廣大觀眾歡迎愛戴,屢創票房新高傳奇佳績。

楚岫雲從少學藝練功,先演梅香,不久升做下鄉班上海妹的第二花旦,後又和小生王白駒榮往上海演出,三七年她來到香港參加光華劇團和盧海天、上海妹等合作,她當演劇中主角演出林英娥殺嫂等,因唱演技藝出眾,聲名大噪,後來加入了馬師曾的劇團任台柱花旦,同時又拍電影,三八年她十五歲上演了第一部電影《梅知府》,當女主角倫碧容,至四一年主演過十多部電影全部當演女主角。三九年當上桂名揚的泰山劇團第二花旦,同年她受聘到美加演出,深受歡迎,四O年當她自加拿大返港,白玉堂即聘請她任第二及正印花旦,演至四一年底,主演《黃飛虎反五關》、《三審玉堂春》、《劈山救母》等名劇。四二年春薛覺先聘她任正印花旦,主演名劇《紅娘》、《暴雨殘梅》、《嫣然一笑》、《胡不歸》等。接著羅品超又聘她為正印花旦,演出《劉金定斬四門》、《熬星降地球》等劇。四二年夏季再任覺先聲劇團正印花旦過澳門演出數月,秋冬前往大陸湛江、赤坎、玉林等地上演後。即被受聘和馮俠魂往泰越、東南亞各地登台演出,哄動越南和泰國。她在外地一直演至四七年底才返港演出粵劇和拍電影,至五O年拍演了《劉金定斬四門》、《可憐女》、《夏迎春》、《黛玉葬花》、《啼笑姻緣》等影片。

楚岫雲於一九四八年初回穗和何非凡合作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高破賣座紀錄,紅透了半邊天,大獲好評,觀眾與同業及報章一致讚譽,這位演活了林黛玉的青春美艷花旦,聲色藝全前途遠大,擁有卓越一流演技,唱做表演俱佳.已達到爐火純青最高境界,以致萬人空巷爭看『生黛玉』,因而創了演出三百多場滿座的佳績,同時也造就了何非凡這名字開始響噹噹起來了。

楚岫雲於一九四九年初春又和幾位一流皇牌大老倌呂玉郎、白超鴻、馮俠魂、小飛紅和陸雲飛等合組永光明劇團,長年長月連續不間演出,四九至五八年長期旺台爆棚,每劇必連演一二百或二三百場的滿座,轟動羊城,開創了持續演出十年的長壽班霸傳奇佳績。楚岫雲在永光明劇團曾演出過數十戲寶名劇,演至五八年轉入廣東粵劇院第一團,任正印花旦再演了不少好戲,如︽月夜借紅燈︾、《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再創佳績。她自三十年代中一直持續不停演出至六十年代中,是因文化大革命開始了才中斷了她多彩多姿的演藝事業。

楚岫雲這位名伶紅遍四個年代,三十年代已任演電影女主角,伶影雙棲紅極一時,從1940年開始當上巨型班正印花旦,持續無間跨代至1965年很長的時光裡,都是擔演著一流大班的正印花旦,實是數代的名旦:曾傳奇創出多項粵劇獨一無二的第一佳績,她屢屢創造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粵劇票房新高峰,她還獨創了粵劇戲班由花旦擔綱起一個劇團,巨型猛班,擔票擔戲演出各類人物角色,文武戲場,集青衣刀馬,閨門小旦於一身,技藝一流,武打精湛,演悲喜劇全居勝首,創造出粵劇史上空前絕後新的一頁佳績。過去但凡有楚岫雲演出的劇團,賣座就必創造驚人紀錄。又如若有楚岫雲主演的劇目,每一齣戲目都必能夠持續上演過百場至數百場次爆滿,特別是演林黛玉、劉金定、可憐女、王寶釧、趙顰娘這些人物,更是各自均曾演上六、七百場次滿座,創出了今古無雙最高的票房紀錄,她畢生創了演出多達萬場。其影劇事業已於三、四十年代時期紅得發紫,到了五、六十年代期間,她的粵劇事業、舞台演出,更達到光輝燦爛至巔峰,她的藝術成就及票房紀錄空前絕後,梨園界中無出其右。四五十年代期間她先後拍紅了文武生何非凡、呂玉郎、羅家寶、陳笑風和白超鴻,六十年代重拍羅品超、羅家寶等再創藝術新高峰。這都是楚岫雲在粵劇舞台上驕傲的輝煌成就、驚人創舉佳績實錄。

長勝擂台永光明

四五六十年代行內外都公認之四大天頂王牌大老倌楚岫雲、呂玉郎、小飛紅、陸雲飛與大老倌馮俠魂、白超鴻、黃君武等台柱由班政家蘇永年策劃下之永光明劇團紅極多時,冠絕全行,其台柱大老倌人靚聲靚演技佳,擁最佳編劇撰曲、最佳樂隊拍和、最佳服裝佈景,樣樣一流水準,美侖美奐。其台柱以富有朝氣復加藝術實力見稱於觀眾,演出嚴肅、表演認真,故此劇團成立後到處演出莫不大獲歡迎,當時被稱為省港班最為收得者,該首推永光明劇團矣,創歷史票房新高峰,是則該團之實力若何,可見其概也。當年之戲人夢寐以求都想取得廣州海珠大戲院之演出權,認為乃是掘金之最好地盤,而永光明劇團卻獲簽得經常在海珠戲院上演,其時羡煞不少同業行家!

永光明劇團長期雄霸廣州粵劇藝壇,屬首屈一指的巨型猛班,且號稱粵劇擂台,從19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一或兩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每場皆編演不同的劇目,例如為悼念薛覺先逝世就特別編演了含笑飲砒霜,日夜場票價一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了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超值的票價最高只收2元5角。當年廣州的電台都常常現場直播,永光明劇團在戲院演出的劇目,同一個晚上裡又另有其他電台選播,永光明劇團的現場錄音舊劇,日間各個電台也常常播放楚岫雲和呂玉郎的獨唱或合唱歌曲。
永光明四九至五八年其間演出過眾多名符其實的首本名劇戲寶,計有《香妃》、《西施》、《燕燕》、《紅娘子》、《可憐女》、《卓文君》、《葛嫩娘》、《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鴛鴦劍》、《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嫦娥奔月》、《劈山救母》、《牛郎織女》、《綠野仙蹤》、《新女兒香》、《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蘇武牧羊》、《三娘汲水》、《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劉金定斬四門》、《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梁紅玉擊鼓抗金兵》、《十三妹大鬧能仁寺》等等膾炙人口的名劇,全部叫好叫座,套套旺台爆棚,每劇持續連台上演一二百至二三百場次滿座,創了粵劇票房歷史新高,創世佳績冠蓋古今,威震省港澳。

舉例《淒涼姊姊碑》、《可憐女》這類爛衫戲,並不是大製作劇目,卻同樣演出旺台爆滿,賣座驚人,《可憐女》曾於一九四九及五零年,前後兩度演出了數多百場滿座,深入民心,也能夠成為當時觀眾心目中的戲寶名劇,相信其中極大原因應當是有賴當時演員,高水準的唱做演精優吸引著觀眾吧!至今仍印象深刻,永久回味難忘,祇單看尾場二三十分鐘的精彩表演,已令人目不暇給,讚嘆不已,拍案叫絕。當時飾演可憐女的楚岫雲從虎度門右邊舞台出場,跪地移步膝行兼搖耍水髮,邊演邊唱,表演至舞台左邊設的墳墓哭祭亡夫,這幕戲真的感人至深,觀眾頻呼好戲,掌聲雷動,楚岫雲精湛出色的表演唱做,感情非常豐富投入,使人嘆為觀止,疑是劇中人活現於舞台之上。

一九五五年呂玉郎離開了永光明過檔太陽昇取代羅家寶文武生之位,於一九五六初開鑼演出,此劇團即從小型班升為大型班,票價驟升三倍,上座率更勝先前;同時加入關國華、林麗心開演二步針日戲。
羅家寶則於一九五五年早已離開了太陽昇劇團,灣水停演不知去向,要於一九五六年秋才見他在永光明出現演出第一個劇目︽金釧投井︾,因為一九五六年中永光明文武生馮俠魂演出牛郎織女一劇途中病倒腰斬了。恰巧羅家寶仍在灣水停演還未有埋班之際,他才被邀加入了永光明,但於一九五七年期間他又因與楚岫雲不和離團,後來他重返細班東方紅,補陳笑風的空缺。
說回永光明就即時改由馮俠魂勝任文武生,人選票價一切照舊,可料演出依然爆棚轟動。但憑過往紀錄,一般戲班若是文武生或正印花旦玩停演或離團,必致票房不保而散班,獨有永光明劇團例外,雖是缺了位文武生王呂玉郎,但卻仍尚還有花旦王楚岫雲坐陣擔飛,因為楚岫雲具有票房保證,乃是當代賣座冠軍之名伶,再加上二花王小飛紅和丑生王陸雲飛,這三位都是票房皇者,足見實力依然雄厚,絲毫無損票房聲威,賣座依舊驚人。開演新劇《牛郎織女》,由馮俠魂演牛郎,加入文武生蔣世勳演金童一角。《牛郎織女》從一九五五年秋演到一九五六年中,持續演出爆滿了差不多三百場次時,演牛郎的馮俠魂突然患上急病無法演出。

無奈隨即找了灣水已久全未夠班之羅家寶,加入升拍楚岫雲演出《金釧投井》,一九五七年演《鴛鴦玫瑰》其間,羅家寶鬧意見離團,永光明再即時提拔陳笑風接演《鴛鴦玫瑰》。永光明劇團演到一九五八年始被轉為廣東粵劇院。是因早已有不少伶人及私營劇團,站不穩陣腳而轉入了公營集團矣。而永光明劇團則創出十載賣座冠軍佳績,創下了光輝燦爛耀梨園的驕人威水史頁。

靚樣靚聲文武生何非凡差不多拍盡全行花旦,一九四七年底組第一屆非凡响劇團是拍芳艷芬、鳳凰女、小覺天等,因虧本只演了一屆便散伙了。四八年初再組第二至第五屆非凡響劇團,夥拍剛從外地歸國的著名花旦楚岫雲、又有譚玉真、陸雲飛等,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高破賣座紀錄。不久楚岫雲參加了永光明劇團演出,從此永光明劇團所演出的劇目晚晚頂籠爆棚,屢屢創下了省港澳粵劇空前絕後的歷史票房新高紀錄,永光明也就一直成為了在四五十年代時期最受歡迎最賣座的巨型班霸。

戲班行情略述一二
一九五二年英俊文武生白超鴻與林小群組織太陽昇劇團,票價最高收九角,也甚為收得,五四年白超鴻因婚姻問題離團,起初羅家寶加入演出《柳毅傳書》、《玉河浸女》等竟令票房出現一落千丈慘情,入座率少貓幾隻,逐後票房才漸見起色,不是一炮而紅,也更不是當時最收得劇目,真不知何解現在竟被訛傳為當時最賣座劇目?及後又因六十年代劇院極少給羅家寶開演新劇,他就經常找劇院內的女演員重演︽柳毅傳書︾等舊劇。
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廣東省的戲班有六七十班之眾,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先有楚岫雲、呂玉郎、鄒潔雲的永光明,最高票價2元5角。繼有不少短期班出現,包括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的勝壽年,最高票價收1元5角。少新權、李帆風、梁雪珍的大權威和呂雁聲、繞雲娘的永光榮,同樣最高票價八角。永光榮全都搬演永光明曾演出之劇目。何非凡、羅麗娟的非凡响、馬師曾紅線女的紅星、新馬仔、石燕子、上海妹、余麗珍的大鳳凰、陳錦棠、羅麗娟、芳艷芬、任劍輝的錦添花、薛覺先、陳艷儂的新華、薛覺先、鄧碧雲的覺雲天、羅品超、陳艷儂的光華………等等許多劇團解放前後也曾在廣州演出,全部不敵永光明劇團,相繼鎩羽而散。
後來又再有珠、永、新;東、南、太等等大、中、小型劇團及下鄉班,最高票價分別是:落鄉班6至8角、小型班9角、中型班1元5角、大型班2元5角。廣東粵劇團有馬師曾、紅綫女,最高票價1元5角。廣州市粵劇工作團有白駒榮、薛覺先、薛覺明、陳小茶、白超鴻、譚玉真、小木蘭,間中在廣州演出,票價最高收8角。南方劇團五二至五七年持續演出,台柱有呂雁聲、曾三多、顏鐵英、羅思、蝴蝶女、馬麗明等,最高票價9角,差不多每屆都更換文武生花旦。東方紅劇團曾先後有陶醒非拍衛少芳,馮少俠拍陳綺綺,陳笑風拍李艷霜,盧啟光及羅家寶都曾任該團文武生,前後歷屆票價一律最高收9角。蔣世勳、陳笑風、紫蘭女、徐人心等曾演出《搜孤救孤》、《三姐下凡》,最高票價8角。曾君瑞和陳露薇曾演出《春風秋兩又三年》,最高票價6角。

一代名花旦楚岫雲,數十春秋演出無間

根據資料顯示,伶人何非凡(1919)、鄒潔雲(1921)、羅劍郎(1922)、紫羅蓮(即鄒潔蓮)(1923)、鳳凰女(1924)、鄧碧雲(1924)、紅線女(1924/12/27)、芳艷芬(1926)、白雪仙(1926)、羅艷卿(1930)等,他、她們同是於戰前三、四十年代時段,分別在太平、覺先聲、興中華、勝壽年各劇團當梅香、手下、拉扯階段。那時候的羅家寶還未出山,他仍處於穿著開浪褲的階段,還是乳臭未乾的小子一名。
楚岫雲(1922)、小飛紅(1915)、羅品超(1912)、呂玉郎(1919)、余麗珍(1915)、新馬師曾(1916)、任劍輝(1912)、麥炳榮(1913)、石燕子(1920)、李香琴(1932)、吳君麗(1929)、任冰兒(1931)、林家聲(1933)。
五十年代薛覺先、馬師曾、紅線女返廣州入幕省市粵劇團,各人月薪過仟大元。呂雁聲聘衛少芳,日薪30元。永光明的楚岫雲、呂玉郎、陸雲飛各日薪80元,連計分花紅在內即日薪超過一百元,月薪則超三仟元,一年薪金約共三萬多至四萬元左右的人民幣,即年薪約有九萬多元的港幣,當年兌換率是100港元兌換42.7元人民幣,小飛紅、馮俠魂各日薪60元。
一代名伶楚岫雲,劇藝精英,威震藝海,純青技藝兼資文武,精通傳統功架藝術,集絕佳演技於一身。唱做唸打名優萬里飄香,演悲喜劇勝首千古留芳。擅長表演閨秀旦、花衫俏皮、風騷艷旦、武旦刀馬、小旦、青衣各類角色人物,藝驚省港澳。
三十年代時段楚岫雲芳齡只十幾歲,已紅極一時,蜚聲國際,歌、影、劇事業突飛猛進,開創了奇迹。當年她歌、影、劇三棲,年年月月天天主要演出粵劇,又忙於拍攝電影,還參加灌錄唱片等工作。
1935年之後楚岫雲灌錄了第一批唱片,其中「琴韻動情思」與陳皮梅合唱,「七情迷佛祖」與白駒榮等合唱,「情關俘虜」與新馬師曾合唱。
1937年在光華劇团和盧海天、上海妹合作,她當演劇中主角林英娥殺嫂等。
1938年在太平劇团當馬師曾台柱花旦,並上演了第一部電影梅知府,飾演女主角倫碧容。
1939年至1940年和桂名揚合作之後,前往美國、加拿大各地演出,極受歡迎。
1940年至1942年先後分別拍白玉堂、薛覺先及羅品超各大老倌,亦創佳績。
1942年至1945年戰時拍馮俠魂,往越南演出。
1945年至1947年在泰國演出,哄動異城。
1947年底楚岫雲從外地演罷回國先後拍馮少俠、薛覺先演出。
1948年初至1949年初拍何非凡,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首次高創了省港澳粵劇票房新紀錄,紅透了半邊天,盛名遠播。
1949年初至1955年夏季拍呂玉郎,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好戲,一齣劇目連續上演
過百場滿座,當中更有不少戲目連演超過二百及三百場爆滿,連續十年旺台爆棚,年復年月復月,每天演出無間,持續屢屢高創出歷史票房新高佳績,轟動藝壇,當時得令。
1955年休暑後至1956年夏季拍馮俠魂,演盧丹編寫之『牛郎織女』一劇,依然哄動,跨演兩個年頭,狂滿近三百場;不料牛郎突於演出途中暈倒而致腰斬。
1956年楚岫雲休暑後秋季接著換拍羅家寶,演出《金釧投井》、《鴛鴦玫瑰》。兩人曾鬧不和,至今死無對證,近年羅家寶爲了突出自己、吹噓聲價,竟然低貶誣衊前輩,他揑造假話,胡說八道,詆毀楚岫雲當時已屆高齡、將走下坡等等完全不符合事實的侮辱性謊言謬論。
1956年,其實楚岫雲才剛30餘歲,風華正茂,是她演藝事業正當最尖峰的黃金時段,如日中天,譽滿梨園,獨步南中,藝苑之珍、粵劇瑰寶席位捨她誰能企及。
1957年中至1958年底,楚岫雲拍陳笑風演出《梵宮駙馬》、《燕燕》等。
1958年底至1959年中,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拍靚少佳、陳笑風、呂雁聲、盧啟光、陳少棠等演出《董小宛下卷》、《月夜借紅燈》、《秋湖戲妻》、《三帥困崤山》、《趙子龍攔江截斗》等。
1959年中至1966年,楚岫雲在廣東粵劇院一團和二團任團長,正印花旦再拍羅品超、羅家寶,演出《荊軻》、《林沖》、《胡不歸》、《斷橋會》、《佘賽花》、《李文茂》、《黛玉歸天》、《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等劇。

楚岫雲演粵劇、拍電影,事業如日方中

楚岫雲,粵劇著名藝術家,出身於教師家庭,從小先學基本功,翻騰跌扑硬功夫,後學唱功身段台步等技藝。楚岫雲是一位較年輕便成名的紅伶,享譽粵劇界四大名旦之一,在國內外一致享獲極高的聲譽。楚小姐在演梅香的時候已被前輩發現她是一顆明日之星,把她介紹到落鄉班去擔當第二花旦,不久後又有前輩更大膽引薦她到上海和白駒榮拍擋演出。廣州被日本攻打之前,戲人紛紛來到香港,楚小姐也不例外,來港加入了太平劇團和馬師曾合作,兩年後她又參加拍攝電影工作,三八年上演了她第一部電影〔梅知府〕,擔演倫碧容,男主角為趙驚魂。

楚岫雲於戰前戰後所演出之電影不知共多少部,只能夠搜集出下面之電影名列:
梅知府1938年8月3曰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風流債1938年1O月9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鍾無艷  1939年3月16日首映,楚岫雲演夏迎春與新馬師曾合演,大口何以丑角演鍾無艷,
1948年12月30日重映易名夏迎春
栴開二度1939年5月21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十二寡婦   1939年8月8日首映與新馬師曾、馮俠魂、黃鶴聲、張活游等合演
竹織鴨1939年9月17日首映與鄺山笑合演
八美圖1941年1月16日首映與趙驚雲合演
醋淹藍橋1941年2月11日首吷與白駒榮合演
蕩寇誌1941年2月2O日首映。1947年1月28日重映與麥炳榮合演
神秘小姐   1941年9月5日首映。1946年2月18曰重映易名殺人小姐與張瑛合演
國難財主1941年11月2曰首映,與馮俠魂、劉克宣合演
生武松1941年11月20日首映。【生潘金蓮楚岫雲】戲【生武松關德興】
黑衣怪人   1942年2月2O日首映,與馮俠魂合演,戰前製作,曰軍攻港,延遲上映

劉金定斬四門1948年9月5日首映,與黃干歲合演
陳夢吉1949年1月3日首映,楚岫雲演出戲中戲黛玉葬花
可憐女1950年8月26日首映,與呂玉郎、陸雲飛、小飛紅合演
啼笑姻緣   本港?年?月?日首映,1950年曾於廣州長壽電影院院線上映。楚岫雲扮演鳳喜與鄺山笑合演

香港戰前楚小姐已被聘到美國加拿大各處演出,當她在美加演出一年後返港,巨型班興中華劇團即聘她擔當第二花旦及正印花旦,和名伶白玉堂合作,接著薛覺先和羅品超對楚小姐都很器重,先後聘她在平安劇團和覺先聲劇團為正印花旦。

楚岫雲從事粵劇事業數十年,曾到過美加和東南亞各地演出,解放前她已歷任省港巨型班的正印花旦,演過的戲目數以百計,如有《劉金定斬四門》、《暴雨殘梅》、《嫣然一笑》、《雪野哀鴻》、《胡不歸》、《王昭君》、《歸來燕》、《紅娘》、《霸王別姬》、《關公月下釋刁嬋》、《月上柳梢頭》、《情僧偷到瀟湘館》、《西廂記》、《花街神女》.............等等許多名劇,皆大受歡迎,抗戰前後曾與白駒榮、馬師曾、趙驚魂、黃鶴聲、桂名揚、張活游、白玉堂、薛覺先、羅品超、馮俠魂、馮少俠、何非凡等名家演出。之後和呂玉郎合作演出了一段很長時間,曾演出數十首本名劇戲寶,極受觀眾歡迎愛戴,繼而又和羅家寶、陳笑風、靚少佳、盧啟光、呂雁聲、陳少棠、羅品超拍擋。

楚岫雲扮相肖麗,圓台身段水袖美,唱做唸演打卓絕,既可精於閨門旦,也擅青衣和小旦,復能演刀馬武旦,唱演打八面玲瓏,故促使她很年輕就成了大名,享譽電影和粵劇藝壇,較早期已紅遍省港澳,蜚聲美加、越南、泰國和東南亞各地。數十年來受到廣泛讚譽。

楚岫雲演祝英台反串男裝,書生扮相俊俏,瀟洒倜儻,平喉唱聲動聽悅耳。楚岫雲演女兒香,劇中她扮演元帥武將軍,八面威風,武打精彩絕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