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旅遊資訊 Rotating Header Image

May 24th, 2011:

MiNe-10D_178-7867H

MiNe-10D_178-7867H
海港城 香港
Image by MiNe (sfmine79)
香港 > 海港城

P1000300

P1000300
香港旅遊
Image by Ethan Chan H C

香港迪士尼~煙火

香港迪士尼~煙火
Video Rating: 0 / 5

花旦王楚岫雲:演藝事業紅遍了上世紀三四五六十年代!曾栩栩如生演活過許多的古代男女老少經典角色人物!是粵劇界絕頂優秀卓越藝術家!她排場技藝唱做唸演打翻各項藝術佳精,聲色藝絕妙。演祝英台男裝書生扮相俊俏瀟洒倜儻,平喉唱聲動聽悅耳。演女兒香反串飾元帥武將軍八面威風,武打場面精彩絕倫。唱腔流水行雲,宛若出谷黃鶯,情感相互交融,歌聲娓娓動人,婉轉繞樑三日,被譽為「岫雲腔」。是粵劇藝術最崇高最巔峰的境界,楚岫雲實是粵劇界有史以來空前絕後,萬中無一的傑出頂尖人才。她享譽藝壇數十載光輝,為公認的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

花旦王楚岫雲:演藝事業紅遍了上世紀三四五六十年代!曾栩栩如生演活過許多的古代男女老少經典角色人物!是粵劇界絕頂優秀卓越藝術家!她排場技藝唱做唸演打翻各項藝術佳精,聲色藝絕妙。演祝英台男裝書生扮相俊俏瀟洒倜儻,平喉唱聲動聽悅耳。演女兒香反串飾元帥武將軍八面威風,武打場面精彩絕倫。唱腔流水行雲,宛若出谷黃鶯,情感相互交融,歌聲娓娓動人,婉轉繞樑三日,被譽為「岫雲腔」。是粵劇藝術最崇高最巔峰的境界,楚岫雲實是粵劇界有史以來空前絕後,萬中無一的傑出頂尖人才。她享譽藝壇數十載光輝,為公認的四、五、六十年代花旦王。
卓越 香港
Image by celebrity楚岫雲Chorjauwon111Chuxiuyun
呂玉郎和楚岫雲、小飛紅、陸雲飛、馮俠魂等名家組成“永光明粵劇團”,他們出色地繼承薛覺先派的特長,塑造人物有個性,台風飄逸,唱做俱佳,字正腔圓,聲情並茂,唱腔別具一格,人稱他們的聲韻爲”動聽玉喉、鏡腔”、 悅耳攞命“雲腔”、妙趣“飛腔”、 聲靚甜美的小飛紅腔。當時省港澳一帶流行說話:“睇戲要睇永光明,人人皆贊永光明佬倌好技藝、好唱情,戲迷萬萬千,票房頂瓜瓜”。

馮俠魂,乃成名於三十年代之粵劇大老倌,扮相俊俏,武打精湛出色,三十年代拍男花旦陳非儂,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先後在馬師曾的太平劇團,白玉堂的興中華劇團任正印小武文武小生,後又在勝利年劇團任文武生拍唐雪卿等,抗戰時期他夥拍著名花旦楚岫雲前往美加及越南、泰國等地演出,大受歡迎,哄動異城,上演多齣大型文場戲及武打劇,當中以「嫦娥奔月」、「木蘭從軍」、「劉金定斬四門」等劇最為轟動。戰後回國曾在各大劇團演出,1952年加入巨型青年猛班永光明粵劇團(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1955年至1956年兩年間拍花旦之王楚岫雲演出「牛郎織女」一劇,轟動羊城,持續連演滿座三百場次佳績。

楚岫雲早於四十年代就被譽為四大名旦之一。楚岫雲長期是一線正印花旦,大陸解放前已是紅透省港澳的名旦,早時鄧碧雲、車秀英都曾只是她的二幫副車,當年芳艷芬也只能是任鄉間的正印花旦而也。

楚岫雲的台風,在芸芸坤伶中別開生面。她秀外慧中,扮相俏麗動人。唱功已臻第一流水準。聲音跌宕抑揚,運腔輕重緩急、徐疾有致;旋律交替運用自如,咬絃露字別創一格。唱來悅耳動聽、饒有韻味!憑一齣《情僧偷到瀟湘館》在《荷鋤葬花》和《焚稿歸天》兩場戲裡,塑造林黛玉的形象恰到好處,七情上面。婉約處如泣如訴,激越處蕩氣迴腸!簡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觀衆爲之動容,聞者流涕!楚岫雲演出這齣戲持續滿座,在粵劇史上並無先例,由此可証楚岫雲唱功之佳,演技之優,名聲之隆,票房之高,擁躉之多,愛戴之深!

楚岫雲在於三四十代演出之電影

風流債 (1938)
梅知府 (1938)
梅開二度 (1939)
十二寡婦 (1939)
鍾無艷 (1939)
竹織鴨 (1939)
生武松 (1941)
蕩寇誌 (1941)
醋淹藍橋 (1941)
國難財主 (1941)
八美圖 (1941)
黑衣怪人 (1942)
殺人小姐 (1946)
蕩寇誌 (1947)
劉金定斬四門 (1948)
夏迎春 (1948)
陳夢吉與荒唐鏡 (1949)
可憐女 (1950)
小飛紅四五六十年代頂級老倌二花王,1949年起在永光明劇團十年持續演出無間,演過不少好戲,在《淒涼姊妹碑》一劇,楚岫雲演姊姊杏冰,她演妹妹杏梨,《劉金定斬四門》一劇,楚演劉金定,她演侍女飄飄,《偷祭瀟湘館》劇中楚演黛玉,她演紫娟一角,正副花旦配合得絲絲入扣,《碧容探監》劇裡小飛紅演大鬧梅知府最是一絕。小飛紅在戲場上烘托得非常出色精采,一直為觀眾及同行稱讚。

陸雲飛1949年起在永光明粵劇團(青年猛班,廣州著名青年班霸,以富朝氣、有實力、好技藝、好唱情,馳名見稱整個梨園界裡裡外外)任丑生至1959年,與呂玉郎、楚岫雲、小飛紅合稱四大天王四條巨柱天頂王牌大老倌,長期演出無間,持續合作十年之久至1960年,演出過無數膾炙人口的經典戲寶。觀眾稱讚他們好技藝、好唱情,讚譽陸雲飛為豆泥飛腔、楚岫雲為動聽岫雲腔、呂玉郎為玉喉鏡腔、小飛紅為甜美紅腔,長期演出爆棚賣座,譽滿省、港、澳。
陸雲飛的丑生表演,生活氣息濃郁,講究拙中見巧,靜中見動,身形步法慢中見緊,「面懵心精」。他的拖腔不時類比「吉他」的滑音,奇趣橫生。1965年在《三件寶》中飾錢畢仁和在《盲公問米》中飾盲公,受到戲劇界人士一致讚賞。在《劉金定斬四門》中反串彩旦,飾劉金定的侍女嬌嬌,在《穆桂英》中反串演木瓜,大唱木瓜腔,精彩絕倫,給觀衆留下深刻的印象。

睇戲要睇永光明戲迷暢敘
我們一大班戲迷,少年至青年住廣州,戰後到六十年代廣州戲班很興旺,我們一眾戲迷朋友天天都看大戲,各大中小型戲班都捧場來作比較,當中令我們最好評的是《永光明劇團》:不論台柱老倌以至梅香的演出、編劇家、樂隊、佈景、服飾,樣樣一流,看永光明的戲真是看到如癡如醉,簡直是物超所值。當時省、港、澳都廣泛流傳說:『看戲最好是看永光明的戲,永光明好技藝、好唱情。』。

正印花旦楚岫雲更是萬中無一,演技超凡。我們一直都有跟蹤她的演出,還記得一九四八年看她演的林黛玉,演得聲情並茂、絲絲入扣、出神入化,維肖維妙,現場觀眾都嘆為觀止,焚稿一幕她還使出嘔吐真血的功夫,賺了我們不少熱淚。四九至五九年整整十年她長駐永光明劇團,演技更上一層樓,達至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地步,起初主要演武戲,計有:劉金定斬四門、紅娘子、梁紅玉擊鼓退金兵、新女兒香、穆桂英掛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嫦娥奔月、綠野仙蹤、迷樓俠影、鴛鴦劍、葛嫩娘、闖王進京、狄青三取珍珠旗等等首本,其他戲寶還有牛郎織女、相思樹、香妃、西施、燕燕、玉堂春、王寶釧、卓文君、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可憐女、劈山救母、梵宮駙馬、碧容探監、鴛鴦玫瑰、金釧投井、蘇武牧羊、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陳世美不認妻、沖天野鶴會嫦娥……等等許多好戲,她在永光明十年期間拍檔文武生先後為呂玉郎、馮俠魂、羅家寶、陳笑風,當時都名聲雀起。一九五九年永光明被政府納入國營廣東粵劇院,永光明亦是廣州市內能夠維持經營到最後一刻的私人劇團。六十年代楚岫雲小姐與呂雁聲、羅品超等合作至文化大革命,演出佘賽花、蘇三起解、白蛇傳斷橋、黛玉歸天、別窑、紅燈記、胡不歸、秋湖戲妻、林沖、荊軻等劇。

演藝奇葩劇影奇才粵劇紅伶楚岫雲,刀馬旦名優,悲喜劇勝手:她能身扎大靠帥旗車身打大翻,扎腳踩蹺大打脫手北派,功架了得;圓台、碎步、水袖、身段、關目、做手等舞台技藝堪稱一絕,擅演任何角色,演活眾多人物,主演劇目千變萬化,集文武全才於一身,演技精湛淵博,情感淋漓盡致,榮享活黛玉、生紅娘、活金定等等眾多美譽,曾風靡省港澳,她深厚的功底令人敬佩!

楚岫雲歌聲腔韻悅耳動人繞樑三日,楚小姐演唱最經典之曲目有嫦娥夜怨、黛玉焚稿、佘賽花、董小宛思公子、金釧投井、情關俘虜……..;及名劇 燕燕 的舞台錄音!
                    永光明劇團戲迷群
楚岫雲:青衣刀馬集於一身

“青衣刀馬集一身,梨園幾十顯光輝;悲劇名優驚四座,純青技藝啓後人”。這是唐瑜同志悼念粵劇名旦楚岫雲的題詩。
楚岫雲被粵劇同行稱爲“全才女旦”之人。她善長演風情人物,如《胡不歸》的顰娘,纏綿愁怨;演《黛玉焚稿》則淒切感人。楚岫雲扮演武旦戲,有鬚眉氣慨,靶子功及舊戲的踩蹻功很熟練,演舊戲《劉金定斬四門》,文武雙全,聲情並茂。
戲行有人細緻分析:刀馬旦重身段功架,造型要求剛勁挺拔,重氣度神情,如穆桂英等。武旦強調跌撲翻打,矯健威武,如《盜仙草》的白素貞、(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女妖。有一類叫“武戲文做”的戲,要求扮演者文武兼備,無論唱、做、念、打,都要中規中矩。清末民初,粵劇受京劇的影響,吸收京劇武藝,如北派武場的“打脫手”等。使粵劇武旦的表演手法得到豐富的發展。
一個旦角,如果只會唱,不能打,這樣有許多戲不能演。武旦要掌握各種唱做基本功,還要熟練刀、槍、劍的武功。刀法有耍刀花、拖刀、抛刀及鴛鴦刀;槍法有花槍、回槍及分槍踢槍;劍法花式更多。“臺上三分鐘,台下三年功”。青年旦角要苦學前人的經驗,又創新發展,才能提高自己。

六柱制轉型到三柱制

一個劇種是否興旺,其實主要表現在這個劇種的行當是否健全。聽說過去粵劇有所謂十大行當,大概這是粵劇人才濟濟,鼎盛時期的表演藝術形式達到最完美的境界云云。無奈到了三十年代初,新興的“六柱制”替代了十大行當。對於這一點,前些時期還有人爲“十大行當”的湮沒鳴不平,對“六柱制”甚表不滿。筆者以爲大可不必。“六柱制”’是粵劇進入三十年代的必然産物,是當時的粵劇體制的一大改革。“六柱”絕非六種行當,如“武生”,既是須生,也是花臉,更兼飾演正面老旦(如岳毋、佘太君等角色);又如醜生,也要經常扮演“彩旦”和“家姑”之類的反串角色;又如擔綱起一個團的“正印花旦”,就要既能演黛玉(閨門旦),也能演劉金定(刀馬旦),既演紅娘(小旦),也演三娘(青衣)之類的旦角行當。至於與“六柱”差不多同時産生的粵劇獨創的“文武生”行當,更是一般小生、小武不能替代的亦文亦武的行當。

所謂“六柱”,絕非是六個行當。就以人們所熟悉的薛覺先、馬師曾先生爲例,前者是文武生行當,後者是文武丑生。可以說,文武生這一行當,在戲曲行當藝術上是粵劇演員的獨創。顧名思義,這個文武生既要能演賈寶玉,又要能演馬超、周瑜這樣的角色,是集小生、小武行當於一身的唱做念打俱能的頂梁柱。又如六柱之一的“正印花旦”,就要背著幾個

“葫蘆”才敢下山。如過去的名旦楚岫雲,既演刀馬旦“殺四門”的劉金定,又創造了一個“翻生”林黛玉,掌“青衣”、“刀馬旦”、“閨門旦”等多方面的行當藝術。另一條柱“第二花旦”,與正印是同一檔次的,排名分先後,是劇團藝術的另一條台柱,在戲份上也要應付各樣的人物與行當演技。如過去粵劇行當中稱爲“第二花旦王”的小飛紅,她擅長小旦戲,但在《評雪辨蹤》一劇(名醜陸雲飛演呂蒙正)中她飾演的介乎青衣與閨門旦行當的劉翠屏,其表演之細膩、穩重、風趣,真是有口皆碑。再一台柱是醜生,演丑角或反派,有時也要反串,戴上“二寸髻”演“頑笑旦”。

六柱制發展至四十年代,有一個頗爲突出的現象。通過劇本,有意突出三條柱:文武生、正印花旦、醜生,即所謂“三王班”。如“永光明”的呂玉郎、楚岫雲、陸雲飛;及續後五十年代“珠江”的羅品超、文覺非、郎筠玉,和“勝利”的馬師曾、紅線女、文覺非等。這一點,應從三十年代名劇《胡不歸》說起,整台戲無非突出了生、旦、醜。其他什麽武生(須生)、小生、第二花旦都成了一些很次要的大配角。一出《情僧》,大觀園似乎很熱鬧,但整個舞臺上無非是看何非凡的賈寶玉、楚岫雲的林黛玉,再加上一個插科打

諢的陸雲飛反串飾演的彩旦石春。這一現象,可以看成是粵劇舞臺表演從十大行當過渡到六柱制,再從六柱轉型到三柱的藝術集權制。

在粵劇舞臺上,“文武生”最受觀衆歡迎,因此不少人都朝這個“寶座”擁躍而上。殊不知這一行當,並非人人都能“走紅”。何非凡,從廣州淪陷那年就開始擔綱文武生,也是慘淡經營將近十個年頭,經歷一段寂寂無聞之後,演出《情僧偷到瀟湘館》,一炮打響,才幸運地紅起來。

括言之,六柱制其實也是十大行當的繼承與發展。六柱制絕非取消行當,相反,演員的行當表演藝術更趨多面化(如著名演員小飛紅,就集小旦、青衣、閨門旦行當的表演藝術於一身)。六柱制的體制從三十年代一直沿襲至今,遺憾的是,近十多年來省市粵劇團在這方面難以爲繼,花面應功戲沒有了,小武、須生、彩旦等行當,幾乎已經無人問津、無心繼承了。能夠湊成六柱而爲大衆所認可的劇團,已不復存在了。譬曰,一間小小大排檔,也講求雞鵝鴨海鮮一應俱全,粵劇是中國一大劇種,是嶺南文化一個重要部份,行當在於一個劇種,仿佛百花在於一個花圃,百花殘缺不全,花圃還能給人以千紅萬紫,豔麗迷人的鑒賞價值?整天怨艾什麽低潮,嘮叨青年一代不愛粵劇,這既可笑又無濟於事。

粵樂大師王粵生

王粵生除了在歌壇工作外,約於三十年代後期偶而在戲班擔任伴奏樂手,隨戲班往廣州演出。香港淪陷後,王氏夫婦同上廣州。這期間常與薛覺先、呂玉郎、楚岫雲及小飛紅合作。在衆多音樂員中,楚氏特別看重阮四襟及王粵生玩色土風,每次演出,都要求班主聘用他們。此外,王氏也曾與廖俠懷、羅麗娟等合作,參與《甘地會西施》及《孟姜女哭崩長城》等劇的演出。解放初期,王粵生夫人回港,王氏獨居廣州,在永光明劇團擔任樂隊頭架樂師。

四十年代末王粵生開始在廣州教授粵曲及洋琴,學生包括粵劇演員、女伶及以賣唱和陪酒爲業的“琵琶仔”(當時俗稱“出飲花”)。由琵琶仔的監護人禁止老師接近這些年方少艾的女孩,王氏發明了一種有別於一般洋琴老師站在學員身後或旁邊示範的教學方法,站在學生的前面,以罕有的“倒轉式”擊琴技巧進行教學示範。

曹秀琴無官一身輕
“無官一身輕”。這是形容做官的卸下重擔一身松曬的成語。其實“無官”並非“一身輕”的。至少閣下已失去權力,再不可能頤指氣使了!不愉快的事多得很哩。至於老倌,到了無倌(無戲演出)確是“一身輕”的。居士曾聽名醜陸雲飛,對晚晚有倌(戲)做,發出感歎(也包含自豪):“晚晚演戲,條馬路八九點鍾是怎樣的?我是不會知道的。想飲餐夜茶‘松松’都沒有機會!”有倌做的,盼無倌時輕鬆一下。可是,有的老倌無倌(無戲演出)並不見得“一身輕”。如大陸新紮名旦曹秀琴,“無倌”差不多兩個年頭了。相見之下,並未見“一身輕”;反見“一身重”—— 她發胖了。

曹秀琴多次來香港演出。或拍羅家寶,或拍彭熾權。阿琴文武唱做打兼擅。文,可演纏綿悱惻的《百花公主》;武,能演斬四門的《劉金定》。至於唱,竟不趕潮流,依正傳統法度,有“原汁原味”之妙。當了正印,還時時尋師訪友,來補自己的不足。如演《劉金定斬四門》(本爲楚岫雲秘本。但雲已作古)就向南洋州府老倌出身的老藝人梅蘭香處請教。梅感其誠,欣然將“絕招”傳授。因而在金山演出,老華僑讚歎不已:“該個妹仔絲,咁好工夫袋(仔)”。像阿琴這樣的文武旦,本應不斷催穀,不難躋列“超級紅伶”。無如,廣東粵劇院在編制上,僅得兩班。旦角名額已滿。她“無班可落”。而拍彭熾權,也僅是臨時借用。她經常“無倌”。在“無倌”期間,又生了孩子。她有個結拜姐妹在澳門,水源充足。經常叫她到澳旅遊。玩得開心,身子焉得不胖。故曰:曹氏女無戲身重也。

小群多演小旦戲,青衣刀馬不曾演 

幾乎與新中國同齡的《柳毅傳書》,至今傳演不衰,湧現若干個柳毅,十多二十個龍女。它擁有觀衆至多,這是誰也不能不承認。然而它面世至今,從沒有得過獎賞。
似乎從沒有專家去分析過這個劇目爲什麽如此旺台?是否專門家們不屑去探索這些勞什子?其實這個戲可供探索,可供吸取的經驗很多。不宜把它認作並非“拳頭産品”,珠玉在前,也視而不見。或簡單地說它“行運”。

如果說“行運”,它所“行”的是與新中國的南方人民翻了身後審美觀起變化的“運”。儘管編演者並不覺察。從舊時代過來的老行尊,他衡量一個花旦,是否能獨當一面,必然要問這位花旦擅不擅長“大頭戲”?然而首演龍女的林小群,她的“大頭戲”是最不擅長(儘管後來,她也拍過羅品超演《別窰》的玉寶釧。但行家一看,無不認爲在水平以下)而獨工“閨門旦”。以閨門旦作爲一個劇團的正印花旦,似無先例。在林氏女的前輩,包括她的父親林超群,數上數下,從千里駒數:上海妹(1905)、余麗珍(1915)、衛少芳(1913)、楚岫雲(1922)、芳豔芬(1926)、郎筠玉(1917)……其叫座戲無不與“大頭戲”有關。燒相書的是林小群,當她崛起時,觀察家咸認她爲沒有“正印命”,但她當了下去,而且從未被搖撼過她的正印位置。 ﹙龍舟)

佈景大師洪三和。楚岫雲、馮俠魂的劇團演出《嫦娥奔月》,洪三和替他們炮製了月宮奇景,因而哄動西貢。

生於祖國的福建、長於上海的洪三和,到了炎熱的安南,整年都是夏季氣候,沒有四季區分,使他格外思鄉,只因故國山河破,無奈暫且棲遲。1945年,國土重光、洪氏思歸心切,於1946年與靚少佳惜別,取道廣州,打算重回福建。不意楚岫雲正與何非凡拍檔,積極編

排紅樓新戲《情僧偷到瀟湘館》。楚岫雲聽到洪三和抵穗,就向何非凡力薦洪氏爲該劇舞臺總設計。洪只得放棄東歸計劃,又將“海派”的散手,傾注在這個新戲之中:例如當賈寶玉(何非凡飾)毀碎龍鳳燭,大叫要與林黛玉(楚岫雲飾)結婚,將腳在台板上猛頓時,忽然寶玉的袍子(即所謂“寶玉裝”),霎時透出兩個發光的“雙喜”字來,藉以顯示寶對黛愛的堅決!這一招馬上令當時的廣州觀衆,歎爲奇觀。這是洪氏在凡仔所穿的鞋底裏藏了一塊過電的鐵,台板上也安置了電源,電源透過鞋底,經過觀衆看不到的電線,身上預先裝好的“雙喜”,就馬上熠熠發光了。再如在“偷祭”之後,變出“離恨天”虛無縹緲的雲景,無不令看慣平面佈景的觀衆(當時由於搞班的經濟拮据,多是用卷軸式佈景),大開眼界。洪氏在《情僧偷到瀟湘館》裏,除了用海派招式外,對於怡紅院、大觀園、瀟湘館的佈景,卻用工筆畫繪製,所以他的畫景又饒有古典味。對於古典文學《紅樓夢》的環境描寫,是最適合的。因而好評如潮。“上海畫師”從安南又紅遍廣州。《情僧》是何非凡走紅的“雲梯”,這就不可一日無此君了!

粵劇:紅樓之鄉

粵劇演“紅戲”,比京劇早得多。清代咸豐年間已盛行的“八大名曲”,而取材於《紅樓夢》的《寶玉哭靈》就是其中之一大名曲。其後小生杞、未次伯、肖麗湘皆以演寶玉或黛玉出名。之後薛覺先與陳非儂合演《紅樓夢》、《寶蟾進酒》,無不認爲上乘之作。至四十年代則有何非凡與楚岫雲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新馬師曾、芳豔芬合演《寶玉哭晴雯》;任劍輝、陳豔儂合演《紅樓夢》與《黛玉魂歸離恨天》。而五十年代則有羅家寶、林小群合演《紅樓夢》;楚岫雲、呂玉郎合演《偷祭瀟湘館》;陳笑風、李豔霜合演《寶玉哭晴雯》;楚岫雲、羅家寶合演《金釧投井》。任劍輝、白雪仙合演《紅樓夢》;八十年代則有馮剛毅、鄭秋怡、林錦屏、陳曉明合演的《紅樓夢》;小神鷹、林錦屏合演《怡紅公子悼金釧》……總之,“紅樓”戲在粵劇,不絕如縷。可是此粵不如彼越,被上海越劇邁乎我粵劇之上,叫水人唔知點講至好。

照水人所聽聞的粵劇“紅戲”,若論粵劇演林黛玉最為美妙怡人者,包括上世紀之內

以至本世紀,數梨園藝壇中無人能媲美者,該推有生黛玉佳譽之楚岫雲,以及名旦鄭秋怡也!演賈寶玉來說,薛覺先以瀟灑;何非凡以嬌嗲;新馬仔以純情;任劍輝以黐身;羅家寶以樸拙;呂玉郎以癡騃;陳笑風以倜儻;馮剛毅以可愛;小神鷹以率真,實各擅勝場。假使將各大名伶的特點取精用宏,與越劇拗拗手瓜,當如老李賣火石“劃過至知”!

至於賈寶玉這位怡紅公子,到底應肥應瘦?粵劇的薛(覺先)新馬(師曾)、何(非凡)、馮剛毅以及羅家蝦、大哥風,及最近的蓋鳴暉,也包括越劇的徐玉蘭,無一不是瘦個子。只有呂玉郎及其追隨者小神鷹是肥躉躉。此中誰對誰不對?如照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則明明寫這位“無故尋愁覓恨,有時似傻如狂”的怡紅公子是:“面如滿月,目若朗星”,顯然是個“肥仔嘜”。那麽只有呂玉郎、小神鷹這兩位肥佬才對路了。不過,這怕很難獲得共識。正是:“怡紅公子,古今中外算佢最情癡。至情至性,邊個都想像佢系美男兒。你又點知寶二爺,原來系個肥仔。薛覺先風流瀟灑,演賈寶玉誰不以佢爲師。估唔到肥躉躉嘅呂玉郎,才合乎原著。不過舞臺講究形象美。後之演怡紅公子者,一定唔會系肥。”(龍舟)

漫談荊軻
荊軻入秦,有死無生,這是盡人皆知的事。但演荊軻赴死的劇團以及有一位老倌,均從死到硬直直變成生勾勾。幾十年也就成梨園佳話。
本世紀三十年代,由曾三多、桂名揚、李翠芳、袁仕驤、陳錦棠、廖俠懷六大台柱組成的日月星劇團,一路演一路虧本。點演廖老七的戲寶如《玉蟾蜍》之類,冇人吼鬥,點演曾三多的《尚司徒寄妻托子》一樣無法招徠。觀察家斷言:呢班已經死直,等待擡出廳,進行大殮。又話呢班改錯招牌,日月星者,三光也,有乜法子唔搞到棍咁光。虧本虧到年尾,點知爆出一套表現荊柯刺秦嘅《火燒阿房宮》,頂到爆、滿到瀉,一套戲賺番有突有突。
事隔廿多年後,廣州的一級演員,全國一等獎演員羅品超,叫座力直線滑落,每晚有八九成座位空著無人光顧。其時主管粵劇的老作家華嘉,急忙召開“諸葛亮”會,呼籲搶救羅品超。有老行尊講述阿水在前面講荊軻戲起死回生的故事。華老聽後一槌定音,決定炮製《荊軻》。鑒於日月星劇團時,用廖俠懷飾荊軻,不很合身份。此番由羅老鑒扮演,等佢擔正戲匭,因老鑒當時叫座乏力。華嘉運用行政手段,調來最有叫座力的名旦楚岫雲、羅家寶押陣,疊重人搞成大堆頭。果然《荊軻》《別窰》《林沖》《佘賽花》面世之日,全場滿座。羅老鑒因此衰而複盛,死而復生。假若沒有調來楚岫雲長期座陣拍檔,鑒哥必將繼續滑下坡。

鑒哥(羅品超)頹而複振全憑《荊軻》一劇,這是五六十年代,凡在廣州從事粵劇的無有不知。而呢一班的堆頭夠大,引得觀衆蜂擁而至。手邊有一張劫餘幸存的“戲橋”(說明書),可證實餘言非謬。荊軻(羅品超)、荊妻(楚岫雲)、荊母(衛少芳)、燕丹(羅家寶)、燕儲妃(劉美卿)、燕王喜(王中王)、田光(馮鏡華)、秦王政(少昆侖)、燕臣(羅冠聲)、高漸離(謝天雄)、秦舞陽(黃超全)、樊于期(梁國強),台柱之多,數到口癐。若論武生,已有華叔、肥侖、羅冠聲三個。而花旦又是三人:雲、芳、美。最主要的還有“一擔籮”(羅品超、羅家寶)雙文武生,在戲行中也留下兩羅合作的佳話。至於雞華(王中王),佢更系三十年代《火燒阿房宮》時原裝燕王喜。咁嘅陣容,咁嘅派角,有乜法子話唔收得? 廣東粵劇院在打倒“四人幫”後,又一次推出《荊軻》,一樣大推頭,可以說比“開山”時尤甚。“兩羅”依然合作,其他呢?由文覺非飾高漸離,郎筠玉飾荊妻,李豔霜飾荊母,林小群飾燕儲妃,肥仔侖仍任秦王政。而小小秦舞陽一角,也派白超鴻充當。排出“四生、三旦”的惡陣,故令觀衆猛話:“抵睇!抵睇!” ﹙龍舟)

南派粵劇匯演

舉行“兩廣(廣東、廣西)一市(廣州)南派粵劇匯演”。呢三個演出單位各演兩晚,一晚演長劇;一晚演短劇。每個單位給酬二十三萬港元。

“南派匯演,打起兩廣價單。揾得戲來又冇人識做,搞到心裏悶夾煩。早知唔做咁多一生一旦。姐姐咁手,點樣過關?從前有真功夫嘅人,喺雪櫃中雪到硬。如今速速解凍,唉!唔知佢重識唔識行!”

點解香港主會出的咁招架?呢條橋原來由中文大學梁沛錦博士念出嚟。博士曰:“粵劇幾十年,發展極不平衡。除了生旦戲,並無其他。如此下去,則展現南方人民豪雄性格的劇目及其特有的表現程式,勢將湮沒。因此,搞這南派匯演,志在救正粵劇發展的不平衡。”梁博士呢條橋,無疑是高橋。可是,爲時已晚,香港方面,南派的高手:白玉堂、關德興、新馬師曾依然健在,但廣東(廣州)如靚少佳、梁蔭棠、楚岫雲、梁家森、少昆侖先後作古,廣西的易日洪也離開塵世。如何應付?難道這難題一出,兩省一市,同交白卷不成?

粵劇:武戲之鄉

粵劇本是武戲之鄉。如今武戲已變成稀有品種,切願給它以扶持,扶植,給它以用武之地。即把“三滅”現象儘早結束。百花園圃中,與生旦戲同生共長多好哩。雖說“文長武短”,但結果當真如此否?勿宜先作定論。“荷花出水,始見高低”。正如老李賣火石:“劃過才知”!
廣東粵劇的班子,1957年有77個團長一起開會在整風反右,那麽數位至少是77個了。今時今曰呢?除省市級的粵劇團外,解散了多少?佛山地區級班子也解散了,劇的數位與人民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的需要不成比例,這也應該叫聲“嗚呼”的吧!我們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得百業興旺,然而粵劇呢? 於是觀察家、預言家說:粵劇不能適應改革、開放,所以一至於斯。結論是:“唯改革才有出路”云云。改革些什麽?專門家們沒有說。什麽是改革?專門家亦沒有說。可是,已給這個從不重視繼承的劇種在磨盤上注水。你聽見到嗎?先滅笛口、八手,後滅打跟鬥! 什麽大笛、大鈸、打翻,要來何用?滅掉它算了! 你又聽見到嗎?從省、市到各專區縣級劇團,無一班不兵源枯竭,“有將無兵”,沒有願當“燉豬腳”的手下。有些當了兵的還鬧“兵變”不出場。什麽“按步就班”,演戲先從手下演起的老套,砸爛它!砸爛它!象這樣的“新聞”,今時今曰出現不少!久而久之“新聞”也並不新聞了。

白超平談粵劇興衰

談到粵劇興衰,由於閱力所限,不敢追溯太遠。我出身于抗戰勝利前夕,開山師傅是小生王白駒榮。抗戰勝利,國家百廢待興,可國民黨卻準備打內戰,到處拉“豬仔兵”,弄得人心惶惶,通貸膨脹,百姓叫苦連天。然而,奇怪的是:儘管如此,粵劇依然興旺繁榮!廣州的巨型班,如大龍鳳劇團(新馬、芳豔芬)上演《夜祭雷峰塔》,金龍雙王劇團(小生王白駒榮、武生王靚榮,及楚岫雲、馮少俠等)上演《花街神女》,大金龍(白駒榮、石燕子、秦小梨)上演《妲己醉邑考》,非凡響劇團(何非凡、楚岫雲)上演《情僧》,大利年劇團(廖俠懷、羅麗娟)上演《甘地會西施》、《哭崩萬里長城》,日月星劇團(曾三多、盧海天、譚秀珍)上演《國魂(文天祥)》、《七劍十三俠》,黃金劇團(黃超武、徐人心、陸雲飛、“生關公”新珠)上演《水淹七軍》等等。他們在廣州上演均是座無虛席,盛況空前。特別是《情僧》一劇,連場爆滿,曆演不衰。那時,三十六鄉、四邑入水,紛紛來廣州“買戲”。據粗略統計:河南、河北,大中小型班及江門、惠州班、都超過“真欄,真欄,三十六班”之數。那時的粵劇藝人確實是很少失業的。這叫做大有大做,小有小演。
白超平
後輩齊讚楚岫雲演刀馬旦了得

訪問:小木蘭同志,這些年一直沒有看到你的戲了,昨天看了你們團的響排,才知道你已經當了導演,請你談談你在這方面的情況,好嗎?
答:那是一九六五年的事了,團裏送我到上海戲劇學院學導演。才學幾個月,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全國都在批判《海瑞罷官》,我們也停止了業務學習,整天討論什麽“清官貪官”,討論了幾個月還是糊裏糊塗,業務知識也丟了。現在拿得出來的一點點本領,全是靠青年時候學來的一點老底。
問:文化革命前,我們看過你演出的《紅樓二尤》、《寶蓮燈》、《白蛇傳》,你的刀馬旦功夫是不錯的,請把你過去學藝的經過跟我們談談好嗎?
答:那得從小時候談起了。我是在南洋新加坡出生的,由於家貧,剛生下來就被賣了給人家,後來買主又把我轉賣了。我的第二個養母是個藝人,擅演粵劇小武,在我兩歲多那年,她把我從新加坡帶回國內,隨戲班到處賣藝,我一直跟她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沒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加上經濟困難,所以念不起書,只好跟著團裏的人學翻跟鬥。我人生得小巧,別的不行,翻跟鬥還可以。當時,楚岫雲的刀馬戲很受觀衆歡迎,這引起了我養母的興趣,她希望我也成爲一個刀馬旦。於是,便有意識地讓我在這方面苦練。團裏的老藝人梁進端要求很嚴,在訓練“起虎尾”時,他把我綁起來倒豎著,在周圍地面上插滿了燃著的香,然後自己跑去喝茶,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地上一灘汗水,一灘眼淚。這樣的授藝方法雖說不科學,可是,它的確爲我後來演刀馬戲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日寇投降以後,我們回到廣州,當時交二十元港幣可以請師傅教一套京劇北派劍術,我交不起學費,只好“偷師”,這裏偷刀,那裏偷劍,零零星星學了一些。解放後,一九五○年,我和林小群

在上海演戲,京劇老藝人鮑怡庭免費收我當徒弟,那時演出工作很忙,幾乎每天都排新戲,可是,這位老師傅的無私精神深深感動了我,我克服了重重困難,堅持每天跑一百個圓圈練腿功,還學了些其他的表演藝術。
問:你演刀馬戲,在排演過程中有無失過手?
答:武打失手是常見的,看,我這顆牙就是碰崩了的,頭部也撞傷過,沒什麽,吃點跌打藥再來,搞藝術哪能不付出代價呢?解放前,藝人爲了糊口,拿藝術做買賣,今天,有了党的領導,我們演戲是爲人民服務,爲黨的事業服務。我們生活穩定,藝術上也不斷得到培養和重視,不拿出點東西來,實在對不起黨,只要想到這些,就什麽困難也不怕了。

訪問:練玲珠同志,粉碎了“四人幫”,情況是不是有所好轉了?
答:“四人幫”統治時期我去搬景,給演員遞茶,送手巾;“四人幫”垮臺以後,還是沒有演戲,讓我去培訓青年。最初我想不通,因爲,論功底我們這批人不如楚岫雲、羅品超等同志,舊的基礎不夠好,新的東西又不多,開始實踐不久就中斷了。除了把自己演過的幾個戲教給青年外,也沒有更多的東西。實際上這十幾年來我們應當得到更多實踐的機會,但是沒有。所以心裏很苦悶。我看青年一代也很苦悶。事實上,並不是形象好,有嗓子就可以演好戲的。過去我排《羅漢錢》,導演要求我對著他表演,要求哭就要哭,要求笑就要笑,創造角色要達到一定的深度,半點含糊不得。現在誰來講這一套?以前我們坐著等排戲,現在輪到要排戲了,得四處去找人;以前要帶著感情上排練場,現在根本不問這些。很多行當都沒有了。
問:可以問問你的年齡嗎?
答:四十七,十三歲學戲,唱了三十多年了。

鄭培英談藝術青春

早在六十年代初,藝術大師田漢就曾經爲演員的藝術青春請命。他深諳作爲一個演員其藝術青春之可貴。演員在舞臺上運用其掌握的藝術手段(唱、念、做、打)創造一個個栩栩如生的藝術形象,爲觀衆帶來了美的享受,也爲了粵劇事業這座大廈添磚加瓦,我覺得這是一個演員應有的責任。人的一生是寶貴的,而在歷史的長河中只走一瞬間,而演員的藝術青春比人的生命更爲短暫。 有句名言講:十年出得一個狀元,卻難出一個好演員。”而戲曲演員比電影話劇更難,首先要具備聲、色這兩個父母給的本錢,又要掌握唱、念、做、打的基本功和各種藝術修養。有些內行的領導便深知一個戲曲演員成長的不容易。一個合格的領導,不僅要善於招攬人才,還要善於使用人才,愛護人才和扶持人才,真正做到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廣東粵劇院成立初期,院屬下幾個團都能發揮各位表演藝術家的風格的。比如一團,就以羅品超、楚岫雲爲主的歷史袍甲戲;二團則以呂玉郎、羅家寶、林小群爲主的生旦文靜戲;三團以陸雲飛、文覺非的所謂“雙非”劇團的諧趣喜劇。既發揮到各種行當的專長,劇目又多姿多彩,異彩紛呈。當時,編劇家們根據各團的表演藝術風格而編寫劇目。幫助他們整理首本戲,排練新戲,最大限度地發揮他們之所長。從而使他們的藝術青春有效地爲粵劇藝術作出卓越的貢獻。雖然當時我在藝術上仍很稚嫩,但卻獲得各位前輩老師對我的扶持。比如馬師曾院長演出《屈原》時,大膽起用我飾演嬋娟一角;羅品超老師排演《鳳儀亭》、《南海長城》,也讓我擔任劇中女主角貂嬋和亞螺;紅線女主演的《山鄉風雲》、《珠江風雷》、《紅花崗》等,卻讓我演出她所飾演的劉琴、梁甜、周瑛等角色的B角,處處扶掖我,使我有學習提高和施展才能的機會。

品川太子酒店

品川太子酒店
酒店
Image by hochit
酒店面對很大,有戲院、水族館、保齡球場、網球場、室入高球場

MiNe-10D_178-7884H

MiNe-10D_178-7884H
海港城 香港
Image by MiNe (sfmine79)
香港 > 海港城

走遍中国: 深藏湖底的宝石(第二部)

Copyrights of this video belong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province of Guangdong, the municipality of Yangjiang, the National Tourism Administr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Guangdong Provincial Tourism Bureau. Yangjiang (simplified Chinese: 阳江; traditional Chinese: 陽江; pinyin: Yángjiāng) is a prefecture-level city in southwestern Guangdong provinc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t borders Maoming to the west, Yunfu to the north, Jiangmen to the east, and looks out to the South China Sea to the south. It is famous for being the base of Yangjiang Shibazi, a knife manufacturer. The prefecture-level city of Yangjiang administers 4 county-level divisions, including 1 districts, 1 county-level city and 2 counties. Yangjiang enjoys a convenient location, 2:30 hours from Guangzhou by bus. Notable areas include its famous Zhapo Beach and Hailing Island near Shapa Town. * Jiangcheng District (江城区) * Yangchun City (阳春市) * Yangdong County (阳东县) * Yangxi County (阳西县) 中文名称: 阳江行政区类别: 地级市下辖地区: 阳江市江城区政府驻地: 江城区电话区号: 0662 邮政区码: 529500 地理位置: 广东省西南沿海面积: 7813.4平方千米人口: 260.5万人(2008年) 方言: 阳江话著名景点: 马尾岛,东方银滩风景区,北洛湾风景区,珍珠湾等机场: 阳江合山机场阳江市位于漠阳江下游,紧邻珠三角,扼粤西要冲。地理坐标为北纬21°28′45〞 ─22°41′02〞, 东经111°16′35〞─112°21′51〞。东西长112.5千米,南北距132.75千米。陆地总面积7813.4平方千米。总人口260.5万人(2008年)。 市人民
Video Rating: 5 / 5

香港迪士尼煙花Part 3

香港迪士尼煙花

P1000434

P1000434
香港旅遊
Image by Ethan Chan H C

前摄影师见证赤柬集中营恐怖场面

前摄影师见证赤柬集中营恐怖场面www.ntdtv.com 【新唐人2009年3月28日讯】一名越南前摄影师曾在1979年1月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被越军推翻时,进入了柬埔寨恶名昭著的堆斯陵(Tuol Sleng)集中营,亲眼见证并拍摄了红色高棉政权残酷迫害人民的恐怖场面。他说,那一幕显示出红色高棉比法西斯分子还要残忍。 这位名叫胡文西的越南前摄影师回忆起了他30年前首次进入堆斯陵集中营时,所亲眼目睹的那一幕。 他说: 死囚牢房不止一个,而是有七到八个这样的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具死尸,包括男子和妇女的。在9名死者中,有两名妇女,她们的头发很长,她们的头盖骨已经碎裂。 那种场面非常的可怕,还有尸体的腐臭味。人类中竟然有这么残酷和野蛮的事情。 胡所拍摄的画面显示,堆斯陵集中营那些生满蛆虫的尸体,其中一些仍旧还戴着手铐脚镣。 何回忆说:过去我曾经想像过法西斯分子的残酷,但我来到堆斯陵集中营的时候,我所看到的那种残酷甚至超出了我的想像。 据统计,在红色高棉1975年至1979年统治期间,堆斯陵集中营至少有14000人被酷刑折磨致死。 其他推荐: 神韵晚会-神韵艺术团全球巡演www.DivinePerformingArts.org New Tang Dynaty Television english.ntdtv.com 瑞典艺术界盛赞神韵http
Video Rating: 4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