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色藝全傾城花旦王,億萬票房天后楚岫雲。梨園祭酒楚岫雲,文武全材,唱、做、唸、演、打、翻,藝術卓越。繼承薛派藝術精華,發揚光大,青出於藍。 岫雲歌聲,響徹雲霄,字正腔圓,角色唱唸,感情豐滿,動人心絃,腔韻醇濃,精創一流。[名伶篇·楚岫雲]戲韻愈添花姿俏,楚岫雲光耀 3-4:精通傳統劇藝術、擅演文武悲喜劇、聲色藝唱唸打翻、文武全能花旦王;楚岫雲的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非常高,深得同行及廣大觀衆讚譽。馮錦娟憶恩師:好人好戲: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深厚,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聲色藝全傾城花旦王,億萬票房天后楚岫雲。梨園祭酒楚岫雲,文武全材,唱、做、唸、演、打、翻,藝術卓越。繼承薛派藝術精華,發揚光大,青出於藍。 岫雲歌聲,響徹雲霄,字正腔圓,角色唱唸,感情豐滿,動人心絃,腔韻醇濃,精創一流。[名伶篇·楚岫雲]戲韻愈添花姿俏,楚岫雲光耀 3-4:精通傳統劇藝術、擅演文武悲喜劇、聲色藝唱唸打翻、文武全能花旦王;楚岫雲的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非常高,深得同行及廣大觀衆讚譽。馮錦娟憶恩師:好人好戲: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深厚,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卓越 香港
Image by celebrity楚岫雲Chorjauwon111Chuxiuyun
億萬票房花旦王,梨園驕子楚岫雲,文武技藝冠梨園,唱唸演打第一流, 演盡絕世經典劇, 跨代光輝傲永恆。睇戲要睇永光明,人人皆讚永光明佬倌好技藝、好唱情,戲迷萬萬千,票房頂瓜瓜」。
影劇奇才演藝奇葩的楚岫雲,文武狀元首席全能藝術旦后,唱唸演打技藝超凡功架了得,紮腳踩蹺碎步美如蓮花之舞,水袖身段精雅勝似流水行雲,台風造型關目表情神韻一流,演活黛玉金定寶釧紅娘金蓮………表演創逾萬場屢創票房新高,她的超高賣座率和票房保證令她成為戲班班主爭聘的對象,就是因為聘約多至欲罷不能,她也從不計較犧牲了很多自己起班當班主的好機會,受聘於非凡響仗義幫忙時她超卓精湛的演技在行內行外有目共睹,備受演員們和班主們的垂青。

文武生張活游仰慕她一流的藝術,之前曾打算在廣州起班重金禮聘楚岫云為正印花旦合作演出,但她因已口頭承諾參加非凡響,沒有見利忘義,惟有婉拒,張活游無緣與著名花旦楚岫雲結台緣,失去了演出成功的保證,便索性把計劃告吹,淡出舞台專注在香港拍電影。後來楚岫雲加入永光明一鎚鑼鼓便演足十年,永光明更成了實力威猛昭著的巨型青年班霸。

楚岫雲演出不爭排頭顯赫名次,從不計較爭奪先寫頭名大名,羅家寶56年加入永光明時曾經向楚岫雲,雲姐說:雲姐,你在頂頭上面,打橫先寫排頭大名吧!隨和的楚岫雲淡薄名利,從不爭名奪利,從沒因排名次序計較爭議過,她向羅的好意說不必了,未有特出標榜自己顯赫的名聲和地位。

楚岫雲,雲姐從沒擺過大老倌架子,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對相交相知遠至下屬梅香甚至陌生人都笑口常開,楚岫雲經常對同行同輩及前輩後輩如鄭綺文、羅家寶、何非凡、呂玉郎、馮少俠、陳笑風、羅品超等等都毫無保留地把自己一生所學的精湛藝術與他人分享貢獻出來,把藝術共融。同時悉心指導後輩如馮錦娟、張蔚惠、曹秀琴等許多年青花旦,透過一些傳統排場戲目如王寶釧別窰,她加插了不少自己創作發揮想像適合劇情的個人獨有細膩別緻舉動,如以水袖拭抹寒窰塵封及用清水祝捷等獨特自創動作,向她們仔細分析教誨每一細節和用意,多方面啟導,鼓勵自我創新精神,偉大地付出一切。

楚岫雲從不攪緋聞、從不搞政治,也從不爭名奪利,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她沒有爭著參加拍攝國家安排的僅僅少量粵劇電影,來保存自己的表演藝術(因當時還未有舞台現場攝錄,拍電影屬唯一流傳保留表演藝術的途徑),也沒有借助政治手腕為自己揚名立萬,反而卻把拍攝機會讓予其他同行演員發揮,政治環境造成她珍貴高深的藝術未得保存下來失傳於後世,誠屬莫大遺憾。

楚岫雲與呂玉郎唱演藝術最佳拍擋
這邊廂楚岫雲便參加呂玉郎和蘇永年合組的新班永光明,成績驕人。
呂玉郎是四五六十年代省港頂級文武生, 全行之冠, 唱做唸打,樣樣皆精,
不過八十年代起至今, 馮剛毅是省港最佳文武生, 唱做唸打,樣樣一流,
公平實際地說, 馮剛毅武打北派和身高比呂玉郎勝一籌, 演技更遠勝省港其他文武生,如果他拍楚岫雲, 因為大家身材都是高纖,扮相俊俏, 兩位都是武打北派之高手, 唱唸演打頂級一流,所以會更合拍。一定是粵劇界最超完美的組合,因他兩位都是打得演得唱得之高手,傳統功架了得,演戲聲情並茂!可惜楚小姐已不在;而深圳劇團的馮剛毅、鄭秋怡亦先後退休?

馮剛毅於昨年退休,鄭秋怡早已嫁人兼轉行
馮剛毅於昨年退休,但深圳劇團再簽約請回他,本月28、29兩天都在深圳東門戲院拍蘇春梅演出,他們今年的春班做到氣都咳,由深圳做到湛江,計劃在6月往美國演出,因深圳、寶安、等地的觀眾很喜歡看馮剛毅和蘇春梅的戲,昨年的春班卻一場也沒有,原因是劇團在一些問題上處理不當,雪藏了蘇春梅,找來了瓊霞,便做成了如此效果,但後來的領導也要向現實低頭,始終60人一團要吃飯的,在此情形之下,只好重新重用蘇春梅,當地的觀眾只識馮剛毅和蘇春梅,但多數不認識黃偉坤和瓊霞。所以深圳劇團出盡辦法也要留住馮剛毅。
瓊霞只好在一個月前離開了深圳劇團,返回珠海劇團了。老倌要有觀眾緣,更加要有地域緣。否則,只有香港的幾十個呀太捧你,又有何作為?大陸市場不同香港,香港大多數的觀眾,只是看人,不是看戲,更加不懂看武打戲和唱做唸打,香港觀眾只要聽唱大段歌曲,做和打卻沒人欣賞,這就是香港觀眾了!

名旦楚岫雲演藝傳奇一生
演藝奇葩楚岫雲, 技藝精湛淵博, 生林黛玉楚岫雲,文武全能,刀馬旦名優,悲喜劇勝手,擅演任何角色,演活眾多人物,感情流露淋漓盡致,主演劇目千變萬化,計有偷祭瀟湘館,劉金定斬四門,紅娘,穆桂英掛帥,梁紅玉擊鼓退金兵,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嫦娥奔月,牛郎織女,王昭君,梁山伯祝英台,女兒香,王寶釧,紅娘子,葛嫩娘、佘賽花,西施,香妃,綠野仙蹤,燕燕,可憐女,玉堂春,董小宛,劈山救母,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蘇武牧羊,狄青三取珍珠旗,淒涼姊妹碑等等。

楚岫雲身紮大靠帥旗車身打大翻,紮腳踩蹺大演南派武功藝術,功架了得;水袖身段,圓台碎步堪稱一絕,名旦楚岫雲巧文擅武,多才多藝, 演武旦、 刀馬旦、閏門旦、頑俏旦、青衣、彩旦、小旦, 均擅勝長,文武全才, 演活了林黛玉、可憐女、劉金定、紅娘、嫦娥、織女…….多類型角色, 冠絕梨園, 無出其右。

名旦楚岫雲走的圓台全行公認第一,走起來碎步非常細密,姿態穩定,萬分美觀精彩;水袖收放自如,抽捲細緻精雅,造詣高深絕倫,台風身段,關目做手,神韻表情樣樣一流。
演黛玉盡抒詩人才女氣質,演金定踩蹺紮腳又車身打大翻,演蘇三起解王寶釧盡顯傳統功架,演紮腳紅娘伶俐活潑,藝術造詣歎為觀止!

粵劇文武狀元全能藝術花旦王楚岫雲,1933年至1966年期間活躍的紅伶大老倌,電影明星。楚岫雲是一位擅演刀馬武旦、傳統排場戲目、青衣閏門旦、俏皮小旦及悲喜劇角色的名伶。她颱風莊重,圓台功、水袖功、踩蹺功、唸白功、大架功、碎步、靠靶圓台、……等造詣尤為深厚,一曲《可憐女》、《淒涼姊妹碑》、《嫦娥夜怨廣寒宮》、《黛玉焚稿》、《董小宛思公子》、《燕燕》(楚岫雲飾演聰明伶俐活潑乖巧的小婢燕燕)、《金釧別園》、《胡不歸》……唱得柔腸百轉,在行內評價極高。

楚岫雲潔身自好,全無緋聞,十餘歲成名,1937年當上光華劇團演主角花旦林英娥,1938年上演了第一部電影《梅知府》,當上女主角倫碧容,38年至42年期間上演了十多部電影,全當女主角,1939年任桂名揚的泰山劇團第二花旦,1940年任白玉堂的興中華第一屆班第二花旦,1941年首次勝任巨型班正印花旦(同在白玉堂的興中華第二屆班,楚岫雲升任正印花旦接替約滿離團的衛少芳,二花為車秀英,三花乃陳艷儂),演至1941年底。1942年春節楚岫雲受薛覺先禮聘過檔覺先聲續任正印花旦至冬季,演出《紅娘》、《暴雨殘梅》等新劇,成就驕人。

1948年至1949年楚岫雲在非凡響劇團成功演活塑造了不少各類形象角色,演得活靈活現、聲情並茂,贏得了生黛玉、再世紅娘等等許多美譽。
昔日被譽為「生黛玉」的粵劇名旦楚岫雲,在舞台上曾經紅透半邊天,相信老一輩戲迷對她精湛唱腔演技定然不會忘懷。

楚岫雲四十年代與何非凡合演《情僧偷到瀟湘館》、五六十年代又和呂玉郎、羅家寶演出《偷祭瀟湘館》、《黛玉歸天》等共過千場,她飾演林黛玉,在「葬花」一場戲中,那輕盈台步、優美身段,配合嬌柔哀婉之美態,真教人眼前一亮!還在「焚稿」與「歸天」兩折戲表演中,復領略其聲腔之清脆,唱腔之甜美,韻味醇厚,委婉動聽,喜怒哀樂,悲苦傳情,撼人心弦,做工細緻美觀,唱演藝術超凡,水準達至登峰造極,爐火純青極高境界。

睇戲要睇永光明,人人皆讚永光明佬倌好技藝、好唱情,戲迷萬萬千,票房頂瓜瓜」。花旦王楚岫雲領導十年之久的永光明粵劇團,成為了省港澳最賣座、最長壽之巨型班霸。省港澳地區當時廣泛流行流通這樣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好人材,好演技,好唱情,富朝氣,有實力。』。永光明粵劇團亦是廣州唯一一個支持至最後一刻(1959年)才被迫併入國營廣東粵劇院的私營劇團,其雄厚實力可見一班。四、五、六十年代楚岫雲炙手可熱,紅透半邊天,廣受歡迎,她技藝之高,唱演之優,名聲之隆,擁躉之多,票房之佳,世界之冠,成為一時佳話。

楚岫雲6歲起苦練基本過硬功夫,勤習翻、騰、踢、打、跳等功架,功底紮實深厚。演出方面先專演刀馬旦,演紮腳戲、武場戲。她既善翻功,也精腿功,基礎鞏固。她昔日演的《劉金定斬四門》、《十三妹大鬧能仁寺》、《樊梨花》、《穆桂英》等,均有“踩蹺”表演,她身紮大靠,成功以精湛出色的“紮腳”“踩蹺功”、“車身”、“靠靶圓台”、“雙飛腳”、“碎步”、“走圓台”、“拗腰”、“踢槍”、“走俏步”、“大跳”、“小跳”、“大架”、“脫手”、……等等功架取勝。單是看她演出《劉金定斬四門》,看到她“踩蹺”、“走圓場”、“碎步”、……,無不驚訝,但見她在頻繁的轉身中,靠旗不亂;旋轉如疾風中,但見甲裙飛舞;在舞台上縱橫馳騁,從容自若,同行及觀衆無不爲她這些精彩絕倫的高難度動作鼓掌叫好,其難度比起跳芭蕾舞吃力萬倍。這些高難度動作,不但深印觀衆腦海,還深植同行心中。

同行中人每談論“跑圓枱” 這一功夫時,久已推崇楚岫雲是第一名人物,她紥腳力斬四門的開打,及表演跑馬的優美身段,全行獨一無二,贏得廣泛讚嘆好評。

楚岫雲同時續攻青衣,集文武演技於一身,成功把兩種功力融合,巧妙運用。因此她“圓場功”的獨到功力非常深厚,輕提實落,上身平穩,步幅小,步頻密:表演時動中見靜,暢而不虛,有語言表達不了的特殊韻味。與此同時楚岫雲的“水袖功”別具特色,有層有次,不浮不滯。例如她演《黛玉焚稿》的林黛玉、《嫦娥奔月》的嫦娥、《王寶釧》、《胡不歸》的顰娘……等角色,所運用的“水袖”並非千篇一律,而是根據各種人物所須要表現出來的怨恨、激動、痛苦,憤懣、傷感等情感,認真考慮它的變化,如疏密、快慢、收放、輕重、起垂、剛柔等,她格外有深度的水袖絕技令人眼前一亮,嘆為觀止。

楚岫雲巧妙地把外部表演與角色內心活動相互一致,演苦情戲尤甚,聲情並茂真摯感人,賺了在場觀眾無數熱淚。她精心琢磨,又肯下苦功,達致“練死演活”。她對藝術認真投入,一生默默耕耘,刻苦鍛鍊。她當年在粵劇全盛年代成功脫穎而出獨佔鰲頭,所獲的成就佳績全非僥倖,確實得來不易,誠然要用上萬噸血淚加上汗水換回來。她堅持要學好基本功,是為了把真實的藝術呈獻給觀眾。
記者問她為何如此艱苦還要那麼堅持學戲,她安慰大家解釋說是為了貪靚,從扮演不同人物當中取得滿足。她又曾經誓言,若一日未得紮升為正印花旦,她便絕不談婚論嫁,可見她那顆偉大對藝術全心全意充滿敬業熱忱之心,毫不計較犧牲與付出,令人敬重欽佩。幸喜她的抱負很快實現了,但卻絕不需要借助行走捷徑,完全靠著發揮她所學會的一切真才實料。

粵劇大師楚岫雲文武全才,在舞台上她絕頂出色的唱、諗、演、打、翻,手、眼、身、步、髮,全面十功技藝登峰造極,爐火純青,成功塑造了不少活靈活現的角色人物。她成功演繹了眾多千變萬化的角色形象,早就被戲劇行內行外及萬千觀眾譽為再世劉金定、葛嫩娘、十三妹、白素貞、梁紅玉、樊梨花、佘賽花、花木蘭、穆桂英、紀鸞英,(刀馬旦、武旦)、生黛玉(閏門旦)、再世紅娘(頑俏旦、小旦)、翻生趙顰娘、活寶釧(青衣閏門旦)、再世金蓮(風騷旦、彩旦)、活嫦娥、活織女、再世趙飛燕等等眾多讚美頌名。

楚岫雲精湛特出的技藝多不勝數,樣樣匠心獨運,巧奪天工,例如圓場功(跑圓台)、水袖功、踩蹺功、身段台步、關目做手、長靠、短打、雙飛腳、翻、騰、北派脫手、踢腿、車身、水髮、踢槍、舞劍、跌、撲、……等等整體全面文武藝術及出色功架,全部真才實學,都被譽為擁有極高造詣,屬卓絕超凡一流水準,響徹遐邇,無人能及。

楚岫雲全面擅長演出各類文場武打戲目,成功演活了無數不同人物角色,屢創票房佳績新高峰。在四、五、六十年代粵劇全盛時期,楚岫雲是戲班班政家心目中一位票房賣座的絕對保證,受到廣大戲迷觀眾們熱烈擁戴。

楚岫雲曾任正印花旦的所有劇團: 永光明(1949-1959) 、興中華第二屆至第三屆班(1941)、覺先聲(1942)、平安(1942)、覺先聲(1947)、金龍(1947-1948)、非凡響第二屆至第五屆班(1948-1949)、廣東粵劇院一團(1960-1966) 、永光明(1949-1959) 、興中華、覺先聲、平安、覺先聲、金龍、覺先聲、非凡響第二屆至第五屆班(1948-1949)、廣東粵劇院一團(1960-1966)等等,演過的任何文場戲及武打劇目,都必然屢次創造出空前絕後的票房新高紀錄,戲班收入滿載而歸,直至六十年代先後拍紅了何非凡、呂玉郎、羅家寶、陳笑風,無不聲名雀起,六十年代在廣東粵劇院她還成功憑《黛玉歸天》、《佘賽花》、《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即《蘇武牧羊》、《白蛇傳斷橋會》、《胡不歸》、《別窰》、《回窰》、《月夜借紅燈》、《荊軻》、《林沖》、《李文茂》等劇目的合作挽救走了下坡羅品超的粵劇事業。

楚岫雲的唱腔流水行雲,宛若出谷黃鶯,情感相互交融,歌聲娓娓動人,婉轉繞樑三日,唱功脫穎特出,被譽為「岫雲腔」。而她出類拔萃的演出流派藝術特色就被譽為「楚派」,是粵劇藝術當中最崇高最巔峰的境界。楚岫雲實是粵劇界有史以來空前絕後,萬中無一的傑出頂尖人才。她享譽藝壇數十載光輝,為公認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之王,名聲響遍全世界,不愧是粵劇界歷年來絕世頂級超優好花旦。她一直演至1966年至1973年文革開始後才被迫離開粵劇舞台投身改演革命現代戲,一向以來還不忘窮畢生精力向後輩言傳身教,扶掖粵劇的接班人。

花旦之王楚岫雲四五、六十年代擔演的排場戲、文場戲及武打劇目
永光明粵劇團,省港澳最受歡迎、最長壽之巨型班霸。五十年代省港澳廣泛流行流通的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老倌好技藝,好唱情,富朝氣。』

四五十年代永光明劇團的台柱天頂大大大老倌,楚岫雲他她們各自擁有卓絕優越的唱、做、唸、打精湛藝術實力,因此49年劇團成立後即大受歡迎,票房紀錄高冠全行,即時打低非凡響、錦添花等等所有劇團。

【永光明粵劇團】台柱曾先後有:楚岫雲、呂玉郎、陸雲飛、小飛紅、馮俠魂、白超鴻、李雲、蔣世蘍、鄒潔雲、黃君武、丁公醒、陳笑風、王超峰、羅家寶
《1949年底-1959年》
(每戲都必然連演百餘至數百場滿座爆棚佳績)演出劇目:《西施》、《木蘭從軍》、《紅娘子》、《相思樹》、《可憐女》、《卓文君司馬相如》、《葛嫩娘與鄭成功》、《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掛帥》、《鴛鴦劍》、《王昭君琵琶動漢王》、《董小宛》(上本和呂玉郎演)、《紅菱血》、《嫦娥奔月》、《劈山救母》、《牛郎織女》、《綠野仙蹤》、《新女兒香》、《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三娘汲水》、《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劉金定斬四門》、《打破玉籠飛彩鳳》、《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梁紅玉擊鼓抗金兵》、《十三妹大鬧能仁寺》、《迷樓俠影》、《撲火春蛾》、《蘇武牧羊》即《猩猩女追舟》、《多情孟麗君》、《武潘安》、《樊梨花》、《碧容探監》、《趙飛燕》、《燕燕》、《三春攻城》、《香妃與乾隆》、《紅俠》、《雪影寒梅》、《萬刦紅蓮》、《暴雨殘梅》、《劉永福》、《風雪悼鵑紅》、《一張白紙告青天》、《二八嬌妻一歲郎》、《夢斷殘宵》…………

【廣東粵劇院一二團】 (擔演:楚岫雲、衛少芳、鄒潔雲、馮俠魂、呂雁聲、羅品超、靚少佳、盧啓光、陳少棠、陳笑風、鄭綺文、劉美卿、羅家寶) 《1960-1966年》
《佘賽花》、《白蛇傳之斷橋會》、《黛玉歸天》、《蘇三起解》、《猩猩女追舟》即《蘇武牧羊》之回朝送別乘舟一幕、《胡不歸》、《秋胡棄妻》、《三帥困牛山》、《李文茂》、《平貴別窰》、《平貴回窰》、《荊軻》、《林沖》、《月夜借紅燈》、《李仙刺目》、《董小宛》(下本和陳笑風演)…………

非凡響劇團第二屆至第五屆班(台柱:楚岫雲、何非凡、陸雲飛、譚玉真、白龍珠、麥炳榮、鳳凰女)《1948-1949年》
《情僧偷到瀟湘館》、《西廂記之紅娘》、《月上柳梢頭》、《風雪夜歸人》、《一曲鳳求凰》、《夜吊白芙蓉》、《玉楼人醉杏花天》、《蝴蝶大王》、《福將霸王妃》、《風雪訪情僧》、《斷雨殘雲》等等。
興中華劇團第二屆(台柱:楚岫雲、白玉堂、馮俠魂、車秀英、曾三多、小覺天、李海泉、陳艷儂、沖天鳳)《1941-1942年》
《火樹銀花》、《岳家軍》、《一家七賢》、《黃飛虎反五關》──(多集)(一、二、三、四本)(楚岫雲先飾賈氏,後飾九尾狐妲己)、《三審玉堂春》、《劈山救母》、《催粧嫁玉郎》等等。
覺先聲劇團(台柱:楚岫雲、薛覺先、呂玉郎、鄧碧雲、劉克宣)《1942年》
《紅娘》、《暴雨殘梅》、《嫣然一笑》、《歸來燕》、《胡不歸》、《王昭君》(楚岫雲飾王昭君)、《梁山伯祝英台》等等。

覺先聲劇團(台柱:楚岫雲、薛覺先、馮俠魂、小飛紅、梁國風)《1947年秋冬》
《紅娘》、《雷鳴金鼓》、《雪野哀鴻》、《胡不歸》、《梁山伯祝英台》等等。
平安劇團(台柱:楚岫雲、羅品超、張活游、曾三多、區倩明)《1942年》
《劉金定斬四門》、《熬星降地球》、《木蘭從軍》、《大開鐵坵墳》、《難兄難弟》、《薛剛反唐》等等。

《1942年底-1947年抗日戰爭期間和勝利其後兩年》,楚岫雲即被受聘和馮俠魂組青年偶像劇團往泰越、東南亞各地登台演出,五年以來哄動越南和泰國。演出過的首本名劇戲寶:
《嫦娥奔月》、《霸王別姬》、《梁紅玉擊鼓抗金兵》、《花木蘭代父從軍》、《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多情孟麗君》、《女兒香》、《劉金定斬四門》、《梁山伯祝英台》、《武潘安》、《穆桂英掛帥》、《鴛鴦劍》、《相思樹》、《仙女牧羊》、《霓裳羽衣》、《趙飛燕》、《西施》、《紅娘子》、《猩猩女追舟》、《王寶釧》、《碧容探監》、《樊梨花》、《王昭君》、《紅娘》、《三春攻城》、《文姬歸漢》、《紅拂女》、《刁嬋》、《金蓮戲叔》、《花落鴛鴦塚》等等。
金龙剧团(楚岫雲、馮少侠、绿衣郎、梁飞燕、靓荣、白驹荣)《1947年秋》
《关公月下释刁蝉》、《花街神女》、《霸王别姬》、《風雪夜歸人》。

梨園備受公認四大名旦領導不同年代,年青的楚岫雲(1926)名噪了四十、五十、六十年代,因為楚岫雲打得演得唱得, 藝術成就卓越非凡,成功連任正印花旦跨越三個年代;衛少芳(1913)代表四十年代;年長的上海妹(1905)和譚蘭卿(1910)代表三十年代;但從七十年代開始, 香港再沒有超水準的花旦出現了!粵劇這門傳統藝術全靠國內後起之秀鄭秋怡、馮錦娟、倪惠英、李淑勤、曹秀琴她們的功架技藝繼承了!於抗戰前後三四十年代, 粵劇界同業公認之四大名旦為上海妹, 譚蘭卿, 衛少芳, 楚岫雲。

楚岫雲排名在後,主要原因是她那時演藝資歷尚淺,只得十來歲,還不足20之齡,也只是演出了幾年時間光景,但若論及聲色藝與武打藝術和各方面的技藝,她實是較勝出於當時的幾位比她年長得多的大花旦呢! 楚岫雲是位文武全才花旦, 打得演得唱得, 名旦當之無愧!

楚岫雲是廣州及南中國, 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粵劇界同行公認之花旦王和四大名旦之冠; ; 羅麗娟亦備受好評, 而芳艷芬和鄧碧雲只是五十年代香港區花旦王, 娛樂之音及華僑日報主辦香港觀眾投票選舉, 並非粵劇界同行公認之四大名旦, 而陳艷儂與紅線女從未被選過花旦王, 更從未被列入過四大名旦之列:芳艷芬是於1953年至1955香港觀眾選她為香港花旦王, 鄧碧雲則於1956被選香港花旦王, 但不是粵劇界同業公認, 至於陳艷儂, 紅線女並沒有列入過四大名旦和花旦王行列。

問憑什麼根據訛傳關影憐是四大名旦之一, 她是三十年代李雪芳副手, 李雪芳尚沒有被稱名旦, 關影憐只擅演潘金憐戲路, 三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初她與陳錦棠,桂名揚等演出過, 但戰後她一直鮮有演出, 長久夕夕無聞, 她究竟是憑什麼藝術本領稱作名旦呢?還有說道:
譚玉蘭、唐雪卿、陳艷儂等都列入名旦更是沒有可能。

任劍輝、陳艷儂、白雪仙合演紅樓夢時,陳艷儂在台前演出竟然是金山女在幕後代唱!她怎當名旦呀?

上世紀1950年至1958年廣州粵劇戲班,在鄉間及在廣州市演出的售票價目:下鄉班分為3類,分別是票價最高收4角、票價最高收6角、及票價最高收8角3類,3類下鄉班都極少會在廣州市演出。
而廣州班則分別有小型班、中型班、大型班3類,小型班票價最高收9角,中型班票價最高收1元5角,大型班票價最高收2元5角,大、中、小型班間中也會到鄉間演出一兩台。

廣州市粵劇工作團:薛覺先、白駒榮等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八角,多往各鄉鎮演出。
廣東粵劇團:馬師曾、紅線女等最高票價前座位收一元五角。
勝壽年劇團: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等最高票價前座位一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呂玉郎、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ニ元五角。
永光明劇團:馮俠魂、楚岫雲等最高票價前座位ニ元五角。

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太陽昇劇團。平安戲院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平安戲院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劇團即升為巨型大班,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永光明巨型長壽唱家猛班,永光明巨型靑年唱家猛班……長勝擂台永光明成立於上世紀四五十年代,1949至1959十年期間長年長月每天演出無間,創造了粵劇長期上演爆滿、獨一無二7粵劇威猛班霸!

長勝擂台永光明

四五六十年代行內外都公認之四大天頂王牌大老倌楚岫雲、呂玉郎、小飛紅、陸雲飛與大老倌馮俠魂、白超鴻、黃君武等台柱由班政家蘇永年策劃下之永光明劇團紅極多時,冠絕全行,其台柱大老倌人靚聲靚演技佳,擁最佳編劇撰曲、最佳樂隊拍和、最佳服裝佈景,樣樣一流水準,美侖美奐。其台柱以富有朝氣復加藝術實力見稱於觀眾,演出嚴肅、表演認真,故此劇團成立後到處演出莫不大獲歡迎,當時被稱為省港班最為收得者,該首推永光明劇團矣,創歷史票房新高峰,是則該團之實力若何,可見其概也。當年之戲人夢寐以求都想取得廣州海珠大戲院之演出權,認為乃是掘金之最好地盤,而永光明劇團卻獲簽得經常在海珠戲院上演,其時羡煞不少同業行家!

永光明劇團長期雄霸廣州粵劇藝壇,屬首屈一指的巨型猛班,且號稱粵劇擂台,從1949年頭演至1958年底長期持續無間,演出十個年頭,每年平均開演一或兩個新戲,演出場次足4000多場,長期在廣州海珠、樂善、太平等大戲院上演。每年上演10個月休假2個月(7至8月休暑停演)每月夜戲演約30場,逢星期四和星期日台柱亦演日戲(每月約演出8至10場),每場皆編演不同的劇目,例如為悼念薛覺先逝世就特別編演了含笑飲砒霜,日夜場票價一致。日夜戲每月共演40場左右,即一年演約400場,十年演了4000場,晚上準七時半開場(開場前樂隊演奏音樂),演至十二點幾或一點多鐘。超值的票價最高只收2元5角。當年廣州的電台都常常現場直播,永光明劇團在戲院演出的劇目,同一個晚上裡又另有其他電台選播,永光明劇團的現場錄音舊劇,日間各個電台也常常播放楚岫雲和呂玉郎的獨唱或合唱歌曲。
永光明四九至五八年其間演出過眾多名符其實的首本名劇戲寶,計有《香妃》、《西施》、《燕燕》、《紅娘子》、《可憐女》、《卓文君》、《葛嫩娘》、《玉堂春》、《王寶釧》、《穆桂英》、《鴛鴦劍》、《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嫦娥奔月》、《劈山救母》、《牛郎織女》、《綠野仙蹤》、《新女兒香》、《梵宮駙馬》、《鴛鴦玫瑰》、《金釧投井》、《闖王進京》、《蘇武牧羊》、《三娘汲水》、《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劉金定斬四門》、《陳世美不認妻》、《狄青三取珍珠旗》、《沖天野鶴會嫦娥》、《梁紅玉擊鼓抗金兵》、《十三妹大鬧能仁寺》等等膾炙人口的名劇,全部叫好叫座,套套旺台爆棚,每劇持續連台上演一二百至二三百場次滿座,創了粵劇票房歷史新高,創世佳績冠蓋古今,威震省港澳。

舉例《淒涼姊姊碑》、《可憐女》這類爛衫戲,並不是大製作劇目,卻同樣演出旺台爆滿,賣座驚人,《可憐女》曾於一九四九及五零年,前後兩度演出了數多百場滿座,深入民心,也能夠成為當時觀眾心目中的戲寶名劇,相信其中極大原因應當是有賴當時演員,高水準的唱做演精優吸引著觀眾吧!至今仍印象深刻,永久回味難忘,祇單看尾場二三十分鐘的精彩表演,已令人目不暇給,讚嘆不已,拍案叫絕。當時飾演可憐女的楚岫雲從虎度門右邊舞台出場,跪地移步膝行兼搖耍水髮,邊演邊唱,表演至舞台左邊設的墳墓哭祭亡夫,這幕戲真的感人至深,觀眾頻呼好戲,掌聲雷動,楚岫雲精湛出色的表演唱做,感情非常豐富投入,使人嘆為觀止,疑是劇中人活現於舞台之上。

一九五五年呂玉郎離開了永光明過檔太陽昇取代羅家寶文武生之位,於一九五六初開鑼演出,此劇團即從小型班升為大型班,票價驟升三倍,上座率更勝先前;同時加入關國華、林麗心開演二步針日戲。
羅家寶則於一九五五年早已離開了太陽昇劇團,灣水停演不知去向,要於一九五六年秋才見他在永光明出現演出第一個劇目︽金釧投井︾,因為一九五六年中永光明文武生馮俠魂演出牛郎織女一劇途中病倒腰斬了。恰巧羅家寶仍在灣水停演還未有埋班之際,他才被邀加入了永光明,但於一九五七年期間他又因與楚岫雲不和離團,後來他重返細班東方紅,補陳笑風的空缺。
說回永光明就即時改由馮俠魂勝任文武生,人選票價一切照舊,可料演出依然爆棚轟動。但憑過往紀錄,一般戲班若是文武生或正印花旦玩停演或離團,必致票房不保而散班,獨有永光明劇團例外,雖是缺了位文武生王呂玉郎,但卻仍尚還有花旦王楚岫雲坐陣擔飛,因為楚岫雲具有票房保證,乃是當代賣座冠軍之名伶,再加上二花王小飛紅和丑生王陸雲飛,這三位都是票房皇者,足見實力依然雄厚,絲毫無損票房聲威,賣座依舊驚人。開演新劇《牛郎織女》,由馮俠魂演牛郎,加入文武生蔣世勳演金童一角。《牛郎織女》從一九五五年秋演到一九五六年中,持續演出爆滿了差不多三百場次時,演牛郎的馮俠魂突然患上急病無法演出。

無奈隨即找了灣水已久全未夠班之羅家寶,加入升拍楚岫雲演出《金釧投井》,一九五七年演《鴛鴦玫瑰》其間,羅家寶鬧意見離團,永光明再即時提拔陳笑風接演《鴛鴦玫瑰》。永光明劇團演到一九五八年始被轉為廣東粵劇院。是因早已有不少伶人及私營劇團,站不穩陣腳而轉入了公營集團矣。而永光明劇團則創出十載賣座冠軍佳績,創下了光輝燦爛耀梨園的驕人威水史頁。

靚樣靚聲文武生何非凡差不多拍盡全行花旦,一九四七年底組第一屆非凡响劇團是拍芳艷芬、鳳凰女、小覺天等,因虧本只演了一屆便散伙了。四八年初再組第二至第五屆非凡響劇團,夥拍剛從外地歸國的著名花旦楚岫雲、又有譚玉真、陸雲飛等,演《情僧偷到瀟湘館》等劇,高破賣座紀錄。不久楚岫雲參加了永光明劇團演出,從此永光明劇團所演出的劇目晚晚頂籠爆棚,屢屢創下了省港澳粵劇空前絕後的歷史票房新高紀錄,永光明也就一直成為了在四五十年代時期最受歡迎最賣座的巨型班霸。

戲迷暢敘:我們一大班戲迷,少年至青年住廣州,戰後到六十年代廣州戲班很興旺,我們一眾戲迷朋友天天都看大戲,各大中小型戲班都捧場來作比較,當中令我們最好評的是《永光明劇團》:不論台柱老倌以至梅香的演出、編劇家、樂隊、佈景、服飾,樣樣一流,看永光明的戲真是看到如癡如醉,簡直是物超所值。當時省、港、澳都廣泛流傳說:『看戲最好是看永光明的戲,永光明好技藝、好唱情。』。

正印花旦楚岫雲更是萬中無一,演技超凡。我們一直都有跟蹤她的演出,還記得一九四八年看她演的林黛玉,演得聲情並茂、絲絲入扣、出神入化,維肖維妙,現場觀眾都嘆為觀止,焚稿一幕她還使出嘔吐真血的功夫,賺了我們不少熱淚。四九至五九年整整十年她長駐永光明劇團,演技更上一層樓,達至爐火純青、登峰造極地步,起初主要演武打戲,計有:劉金定斬四門、紅娘子、梁紅玉擊鼓退金兵、新女兒香、穆桂英掛帥、十三妹大鬧能仁寺、嫦娥奔月、綠野仙蹤、迷樓俠影、鴛鴦劍、葛嫩娘、闖王進京、狄青三取珍珠旗等等首本,其他戲寶還有牛郎織女、相思樹、香妃、西施、燕燕、玉堂春、王寶釧、卓文君、王昭君、董小宛、紅菱血、可憐女、劈山救母、梵宮駙馬、碧容探監、鴛鴦玫瑰、金釧投井、蘇武牧羊、偷祭瀟相館、淒涼姊妹碑、梁山伯祝英台、陳世美不認妻、沖天野鶴會嫦娥……等等許多好戲,她在永光明十年期間拍檔文武生先後為
呂玉郎、馮俠魂、羅家寶、陳笑風,當時都名聲雀起。一九五九年永光明被政府納入國營廣東粵劇院,永光明亦是廣州市內能夠維持經營到最後一刻的私人劇團。

六十年代楚岫雲小姐與呂雁聲、羅品超等合作至文化大革命,演出佘賽花、蘇三起解、白蛇傳斷橋、黛玉歸天、別窑、紅燈記、胡不歸、秋湖戲妻、林沖、荊軻等劇。

演藝奇葩劇影奇才粵劇紅伶楚岫雲,刀馬旦名優,悲喜劇勝手:她能身扎大靠帥旗車身打大翻,扎腳踩蹺大打脫手北派,功架了得;圓台、碎步、水袖、身段、關目、做手等舞台技藝堪稱一絕,擅演任何角色,演活眾多人物,主演劇目千變萬化,集文武全才於一身,演技精湛淵博,情感淋漓盡致,榮享活黛玉、生紅娘、活金定等等眾多美譽,曾風靡省港澳,她深厚的功底令人敬佩!

楚岫雲歌聲腔韻悅耳動人繞樑三日,楚小姐演唱最經典之曲目有:嫦娥奔月嫦娥夜怨廣寒宮、黛玉焚稿、佘賽花、董小宛思公子、金釧投井、情關俘虜……..;及名劇 〔燕燕〕 的舞台錄音!
                    永光明劇團戲迷群

1952至1954年,平安戲院老闆聘白超鴻為太陽昇劇團文武生拍林小群,票價最高九角,屬小型班。1954年白超鴻離開。老闆改聘羅家寶來拍林小群, 其票價依然最高九角, 仍屬小型班。至1955年老闆換聘呂玉郎過檔到太陽昇任文武生拍林小群, 太陽昇即升為巨型大班, 票價驟升至最高二元五角。

戲班行情略述一二
一九五二年英俊文武生白超鴻與林小群組織太陽昇劇團,票價最高收九角,也甚為收得,五四年白超鴻因婚姻問題離團,起初羅家寶加入演出《柳毅傳書》、《玉河浸女》等竟令票房出現一落千丈慘情,入座率少貓幾隻,逐後票房才漸見起色,不是一炮而紅,也更不是當時最收得劇目,真不知何解現在竟被訛傳為當時最賣座劇目?及後又因六十年代劇院極少給羅家寶開演新劇,他就經常找劇院內的女演員重演︽柳毅傳書︾等舊劇。
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廣東省的戲班有六七十班之眾,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先有楚岫雲、呂玉郎、鄒潔雲的永光明,最高票價2元5角。繼有不少短期班出現,包括靚少佳、郎筠玉、林小群的勝壽年,最高票價收1元5角。少新權、李帆風、梁雪珍的大權威和呂雁聲、繞雲娘的永光榮,同樣最高票價八角。永光榮全都搬演永光明曾演出之劇目。何非凡、羅麗娟的非凡响、馬師曾紅線女的紅星、新馬仔、石燕子、上海妹、余麗珍的大鳳凰、陳錦棠、羅麗娟、芳艷芬、任劍輝的錦添花、薛覺先、陳艷儂的新華、薛覺先、鄧碧雲的覺雲天、羅品超、陳艷儂的光華………等等許多劇團解放前後也曾在廣州演出,全部不敵永光明劇團,相繼鎩羽而散。
後來又再有珠、永、新;東、南、太等等大、中、小型劇團及下鄉班,最高票價分別是:落鄉班6至8角、小型班9角、中型班1元5角、大型班2元5角。廣東粵劇團有馬師曾、紅綫女,最高票價1元5角。廣州市粵劇工作團有白駒榮、薛覺先、薛覺明、陳小茶、白超鴻、譚玉真、小木蘭,間中在廣州演出,票價最高收8角。南方劇團五二至五七年持續演出,台柱有呂雁聲、曾三多、顏鐵英、羅思、蝴蝶女、馬麗明等,最高票價9角,差不多每屆都更換文武生花旦。東方紅劇團曾先後有陶醒非拍衛少芳,馮少俠拍陳綺綺,陳笑風拍李艷霜,盧啟光及羅家寶都曾任該團文武生,前後歷屆票價一律最高收9角。蔣世勳、陳笑風、紫蘭女、徐人心等曾演出《搜孤救孤》、《三姐下凡》,最高票價8角。曾君瑞和陳露薇曾演出《春風秋兩又三年》,最高票價6角。

聲色藝全傾城花旦王,億萬票房天后楚岫雲。梨園祭酒楚岫雲,文武全材,唱、做、唸、演、打、翻,藝術卓越。繼承薛派藝術精華,發揚光大,青出於藍。 岫雲歌聲,響徹雲霄,字正腔圓,角色唱唸,感情豐滿,動人心絃,腔韻醇濃,精創一流。[名伶篇·楚岫雲]戲韻愈添花姿俏,楚岫雲光耀 3-4:精通傳統劇藝術、擅演文武悲喜劇、聲色藝唱唸打翻、文武全能花旦王;楚岫雲的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非常高,深得同行及廣大觀衆讚譽。馮錦娟憶恩師:好人好戲: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深厚,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聲色藝全傾城花旦王,億萬票房天后楚岫雲。梨園祭酒楚岫雲,文武全材,唱、做、唸、演、打、翻,藝術卓越。繼承薛派藝術精華,發揚光大,青出於藍。 岫雲歌聲,響徹雲霄,字正腔圓,角色唱唸,感情豐滿,動人心絃,腔韻醇濃,精創一流。[名伶篇·楚岫雲]戲韻愈添花姿俏,楚岫雲光耀 3-4:精通傳統劇藝術、擅演文武悲喜劇、聲色藝唱唸打翻、文武全能花旦王;楚岫雲的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非常高,深得同行及廣大觀衆讚譽。馮錦娟憶恩師:好人好戲:圓場功、水袖、蹺功、“念白”功等造詣深厚,是行內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卓越 香港
Image by celebrity楚岫雲Chorjauwon111Chuxiuyun
1956年楚岫雲撰寫懷念薛覺先悼文
五哥!當你的噩耗傳來,我的神志不禁迷惘了,平日我是很能控制眼淚的人,這時卻不由得淚如泉湧,無法壓抑我的悲痛,我哭倒了。

在粵劇界裏,你是我的典範,什麼都是好的,你的死,不僅是你我之間二十多年來崇高友誼的永恆終結,而實在是今後我的藝術生活裏再難找一個像你那樣親切愛護著我的人,我怎能不為此而感到萬分悲愴!

你以卓越的才華豐富了粵劇藝術,尤其賦予我對藝術創造的活力,自從我接受你的教誨起,到悲憮著你的冰冷面孔上,你對我是那樣誠懇親切,你是我仁慈的兄長,也是良師和益友。

十多年前,香港淪陷前夕,我在興中華當第二花旦的時候,你為了我的前程,接我到你家裏去住,把我看作你的妹妹,每天清早總是那樣慈祥地低聲喚我起床練嗓,你那一腔一字、點點傳神的既嚴峻而又和藹的教導,使我畢生難忘。以後,在防空洞避空襲的日子裏,你是那樣看重我,邀我到覺先聲劇團當正印花旦,那時我的心委實有點惶恐,你是紅絕一時的名演員,而我還不過是一個演技未夠精鍊,藝齡也是那麼淺薄,怎麼行呢?可是在你的鼓舞和支持下,我戰戰兢兢地勉力承擔起來。

有些人曾為你和我的合作而擔心,用一種對我不大信任的眼光來向你提意見,而你不是說過麼: ”她是我的妹妹,我們的合作一定會使人滿意的。”你不是用這樣的信心來支持我、愛護我,能不使我感激涕零?

參加覺先聲劇團後,看到你堅決的執行演出前的操練制度,像真正演出那樣絲毫不苟、認真細緻地要求著每一個演員,你那種忠於藝術的態度,我深受感動,可是由於環境轉變,心緒一時不容易平靜下來,偶然在表演上不夠嚴肅,甚至鬧了一些彆扭,事後你總是那樣耐心地教導我,尤其你教導我演苦情戲:”光是用眼淚或者大哭一頓是不能感染觀眾的,更重要的是,要掌握劇中人的內心感情,盡量運用臉部的悲哀表情;在悲慘的氣氛裏,用清爽而又淒戚的說白夾著嗚咽或號哭來進行表演,做到 ’面緊心鬆’,才能使觀眾發生共鳴。”

你在藝術上對我的啟示,是多麼無私而使我難忘!如今,你死了,我不相信,無論在白天、黑夜,只要眼睛合攏起來,便見著你的影子,看到你微笑的臉容,然而畢竟你是死了,我哭麼?即使是眼淚枯竭了也不能訴盡我的哀思,千言萬語也說不完我的悲痛,我迷惘了,我無法再寫下去…………
[摘自廣州,1956年]

戰後1947年 楚岫雲從外地演罷載譽榮歸回國,即先拍馮少俠演《花街神女》等劇。接著拍薛覺先演 《紅娘》、《胡不歸》等劇。由於她聲色藝全、能文能武,演技精湛,唱做出眾,極受歡迎,一嗚驚人,轟动省港澳,因此業界伶星、班政團體高薪挖角,搶聘她組團埋班演出。楚岫雲從三十年代至六十年代一直備受高薪挖角聘請她過檔,數十載演出從不間斷,她簡直是無暇自當班主及無須自組劇團演出呢!

張活游無緣拍楚岫雲,楚岫雲在覺先聲演出一鳴驚人,雷霆萬鈞之際,梨園同業與班政家另眼相看爭相搶聘,十分搶手,當中列舉一例。當時其中有位影劇紅星張活游目睹楚岫雲勢如破竹之聲威,打算在廣州起班重金禮聘楚岫雲為正印花旦合作演出,約人在戲人茶市會面商談合作組班,計劃將議好之藝員表迅速組織新班:文武生張活游。正印花旦楚岫雲。二幫花旦徐人心等等。

如能成事堪稱是中上型班矣!奈何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正印花旦楚岫雲已被班政家蘇永年,簽聘了與何非凡合作,共同組織非凡響劇團。張活游無緣與著名花旦楚岫雲結台緣,但又因缺乏信心另聘其他花旦,不作他人之想,衹好迫於把埋班計劃告吹了,索性淡出舞台專注在香港拍電影。

何非凡得運拍楚岫雲,非凡響劇團第一屆班,何非凡拍花旦芳艷芬,因票房不佳而散班,第二屆至第五屆班,正印花旦換了楚岫雲,劇劇狂滿,何非凡紅了起來。正印花旦楚岫雲唱演兼優,文武全才,人人喜愛,萬人空巷,紅透了半邊天:《情僧偷到瀟湘館》她演林黛玉,聲情並茂,演唱葬花、焚稿、歸天,情感豐富,聲韻動人心弦,創造出悅耳動聽的唱腔,贏得了“翻生林黛玉”之美譽。

呂玉郎撬聘拍楚岫雲,楚岫雲在非凡響劇團,正演至第五屆之際,呂玉郎與蘇永年誠意搶聘楚岫雲過檔合組永光明粵劇團,出任正印花旦。稍後 楚岫雲真的加入永光明一錘鑼鼓便演足十年,永光明更成了實力威猛昭著的巨型青年班霸。五十年代楚岫雲領導十年之久的永光明劇團,成為了省港澳最賣座、最長 壽之巨型班霸。省港澳地區當時廣泛流行流通這樣說法:『睇戲要睇永光明,永光明好人材,好演技,好唱情,富朝氣,有實力。』。

永光明粵劇團亦是廣州唯一最後一 個私營劇團,能夠支持至最後一刻 (1959年) 才被迫併入國營廣東粵劇院,其雄厚實力可見一班。四、五、六十年代楚岫雲炙手可熱,紅透半邊天,她廣受歡迎,技藝之高,唱演之優,名聲之隆,擁躉之多,票房之佳,世界之冠,成為一時佳話。

楚岫雲18歲紮升巨型班正印花旦,1938年太平劇團擁有四位年青貌美之花旦,譚蘭卿、衛少芳、楚岫雲、趙蘭芳,更有四位嬌俏梅香,以年齡先後:鄒潔雲、鄧碧雲、鳳凰女、紅綫女。從那個時候起,台柱老倌馮俠魂便展開向楚岫雲追求。但楚岫雲很理智地接受馮之追求,她曾誇下海口:如不紮為正印,永不結婚云。皇天不負努力鑽研粵劇之楚岫雲,在1940年便果然紮職至正印花旦,加盟白玉堂之興中華劇團,演足一年。查馮俠魂與楚岫雲這一雙藝海鴛鴦,結婚快,離婚更快,雙方分道揚鑣。彼此各自粉墨登台,轉瞬間經過二次大戰、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

1947年初夏楚岫雲載譽榮歸,生黛玉楚岫云自越南回穗。其时一个曾在觉先声剧团演戏、对薛觉先的艺术亦步亦趋、但已露锋芒的年轻演员何非凡,聘请楚岫云和自己拍档。还聘请过去长期为薛觉先编剧的著名编剧家冯志芬替自家编剧。冯志芬编了一出叫《情僧偷到潇湘馆》的戏。固然,何非凡唱了一曲“情僧”成了大名。而楚岫云,这时在艺术上正趋成熟,由她来扮演林黛玉,也正是恰到好处,荷锄葬花观众为之动容;焚稿归天,闻者流涕!简直把林黛玉演活了,她就是黛玉,黛玉就是她。她演出的这场戏,持续三百余场满座,在粤剧史上并无先例,由此可见观众对她的爱戴之深。

文武狀元首席全能藝術旦后,,唱唸演打技藝超凡功架了得,紥脚踩蹺碎步美如蓮花之舞,水袖身段精雅勝似流水行雲,台風造型關目表情神韻一流,演活黛玉金定寶釧紅娘金蓮………
表演創逾萬場屢創票房新高。

一代宗師楚岫雲,文武技藝冠梨園, 唱唸演打第一流 ,演盡絕世經典劇, 跨代光輝傲永恆……..

睇戲要睇永光明,人人皆讚永光明佬倌好技藝、好唱情,戲迷萬萬千,票房頂瓜瓜”。

楚岫雲的唱腔流水行雲,宛若出谷黃鶯,情感相互交融,歌聲娓娓動人,婉轉繞樑三日,唱功脫穎特出,被譽為「岫雲腔」。而她出類拔萃的演出流派藝術特色就被譽為「楚派」,是粵劇藝術當中最崇高最巔峰的境界。楚岫雲實是粵劇界有史以來空前絕後,萬中無一的傑出頂尖人才。她享譽藝壇數十載光輝,為公認的四、五、六十年代粵劇花旦之王,名聲響遍全世界,不愧是粵劇界歷年來絕世頂級超優好花旦。

楚岫雲演織女高創票房紀錄,人演織女只得其形,爾演織女兼擅心聲!楚岫雲與馮俠魂於1955年9月起至1956年6月期間,在永光明劇團演出(牛郎織女) 一劇,晚晚持續上演瘋狂爆滿了達三百場佳績。

一代名伶,梨園驕子,藝苑奇葩,粵劇之光,聲色藝冠梨園,楚岫雲是粵劇界的頂級花旦王,只有她和鄭秋怡兩枝奇葩!在花旦群芳中才能夠達到聲色藝三絕當之無愧!天之驕子,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拍盡梨園各名泒,早於上世紀四十年代已被譽為四大名旦,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被譽為名旦冠首。

文武狀元,唱得打得,藝苑之珍,天之驕子,億萬票房花旦王楚岫雲聲色藝十全十美,唱唸演打翻功架藝術一枝獨秀非同凡響。
踩蹻殺四門的走圓台碎步是全行第一名人物,紥腳力斬四門的開打及表演跑
馬的優美身段全行獨一無二。文武悲喜劇旦后,唱唸演打第一流,精通傳統劇藝術,演盡絕世經典劇,創演萬場數百劇,跨代光輝傲永恆。

1959年廣東粵劇院一團當家花旦,楚岫雲不願意和羅家寶合拍演出劇目,馬師曾出面說平道:亞雪妳都已經叻咗幾十年啦,重咁執着做乜,許多領導都曾作過說平沒結果,後來羅家寶要向雲姐斟茶認錯才告一段落。

著名粵劇表演藝術家楚岫雲,影劇奇才演藝奇葩譽滿梨園,文武狀元影劇全能藝術旦后,唱唸演打技藝超凡功架了得,紥脚踩蹺圓台美如蓮花之舞,水袖身段精雅勝似流水行雲,台風扮相關目表情神韻一流,演活黛玉紅娘金蓮眾多角色,表演創逾萬場屢創票房新高。

楚岫雲聲色藝傾城花旦王,唱做唸演打翻技藝一枝獨秀,是花旦群中具擁最高藝術成就的佼佼者大姐大。眾稱影劇奇葩!演藝奇才!三四十年代影劇雙棲,紅極一時,五六十年代粵劇事業更達尖峰,紅得發紫,紅透了半個世紀!

淺談楚岫雲的表演藝術 陳酉名
楚岫雲是粵劇的著名花旦,她的表演嚴肅認真,台風端凝莊重;做功利落細緻,理解角色的能力較強。這些都是大家所知道,也是大家所公認的。
功底紮實是戲曲演員的表演基礎,我們很欣賞楚岫雲的"圓台"、"水袖"、"身段" (形體動作) 的藝術創造。
她的圓台功的功力十分深厚,表演時動中見靜,暢而不虛,有語言表達不了的特殊韻味。粵劇界都了解,楚岫雲年輕時期先學刀馬旦,既善翻功,也有腿功,這方面的基礎比較鞏固。後來改演青衣,集文武演技於一身,兩種功力融合,巧妙運用,因此她的圓台技藝,就掌握得極有分寸。

她的水袖也別具特色,有層有次,不浮不滯,她懂得演員外部表演應與角色內心活動相一致的道理。她演《黛玉焚稿》的林黛玉,《平貴別窑》的王寶釧,《荊軻》的荊妻,《林沖》的張氏,《胡不歸》的顰娘等,所運用的水袖,並非千篇一律,而是根據怨恨、激動、痛苦、憤懣、傷感等各種不同的人物感情,認真考慮它的變化,如疏密、快慢、收放、輕重、起垂、剛柔等等。她精心琢磨,肯下苦工,所謂 "練死演活",楚岫雲正符合這一要求。

她的表演身段靈活巧妙,輕快灑脫,令人有 "動的雕塑" 之感!她對表演形體動作發過議論,認為戲曲在表演現代生活時,旦角在某種情況下不妨借鑑男角的表演程式,她舉某個戲為例作了說明:一個女游擊隊員闖入險地,唱到 "我似山鷹展翅飛" 一句,如果演員能採用花臉行當的表演動作,把兩手伸高,過頭展開,作飛鷹翔空之勢,曲意和表演手段成為有機結合,人物性格就更加鮮明。倘只局限於旦角的原有傳統表演,墨守成規,不敢跨前一步,塑造人物必然束手無策。

她又談到這位女隊員在敵人面前,忠貞不屈,指著對方痛罵的表演,認為此時可以採用鬚生運用鬚功的方法,左手撥動長鬚 (女隊員撥動的當然只是胸前的長圍巾),(代鬚),然後右手直指敵人,這就更能顯出人物的英雄氣慨,否則,僅在旦角本身規範動作之中兜圈子,恐怕不容易找到 "出路"。我覺得這些見解是高明的,這不就意味著戲曲表演上的 "突破" 和 "創新" 嗎?楚岫雲的戲曲藝術造詣非常高深精湛!

先施首次引入“环球百货”的概念,搜求各国货品,种类繁多,开风气之先,用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顾客眼球、留住脚步。20世纪30年代,先施公司进口了一批高档香水,其中一支高级“巴黎之夜”香水,到40年代中期已经挥发了一些,仍标价1500港元,1947年何非凡、楚岫云担纲的非凡响剧团在广州首演《情僧偷渡潇湘馆》,连演300场满座,楚岫云有“翻生林黛玉”之称,先施公司在非凡响剧团到天台游乐场演出时,以最优惠价80港元把此香水卖给楚岫云,引来一番轰动。

四大公司创始人史话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饮誉东南亚的港、穗、沪四大公司乃先施、永安、大新、新新。其创始人,大体出自良都地区,这成了良都人的骄傲,中山人亦感自豪。
   

最富传奇色彩的首推先施公司创办人马应彪先生了。他二十岁时就步着父亲在明的路,离开良都沙涌故里,坐了几个月的单桅帆(大眼鸡船)远渡澳洲,途中几乎 憋死喂鲨鱼。辗转多时从矿工到菜场工,又从小杂货店主到永生庄代理土产。辛亥革命期间,这位狂热的爱国主义者变卖了全部资产,返香港无私地资助孙中山,也 暗地宣传三民主义理论,同时办起永昌泰金山庄。满清皇朝被推翻后,他弃官与澳洲华侨乡亲马永灿、郭标、欧亮、马祖容、蔡兴;美洲华侨郑干生;旅港乡亲林敏 良、李月林、王广昌、黄在朝;还有澳洲商友开平县人司徒伯长等十多人,在19世纪开创了国内最大的香港华侨百货先施公司。
  

先施的创立,马应彪 参仿了欧美尤其是在巴黎世界上最早的第一间百货公司的经营方式。在香港掀起第一次“商业零售革命”。首开“不二价”先河,大胆地使用窗橱陈列,分柜售货和 开票收款,还定时营业与休息等,大大地冲击了香港守旧的一套经商形式。董事会的人也惊叹他的胆量和才智。是他第一个举办香港女模特儿表演为公司宣传;是他 第一个雇用了香港女售员,支持敢干站柜台的妻子,并严格要求妻子做好中国女性的榜样;是他第一个雇用女化妆师为顾客化妆,并亲自邀请了孙科夫人为首位化妆 名人……
  

马应彪还敢干抢做第一轮生意。三十年代中期,香港先施进口了一批高档香水,入货时价每瓶30个银元的“巴黎之夜”,到了四十年代末 期,这瓶昂贵的香水升价为1500港币。为留住在先施天台表演的粤剧名伶楚岫云,马应彪出以最高的聘薪。还有,提供学校英文课本,甚至出售长寿棺材等等。 他的股办和独资商企很快走出了省界、国界、州界。以银行、保险、信托等最传名。到抗日前夕,资金积累达千万元以上,难怪香港人称他为“商业皇父”。
   

这四大公司的创业人,即股份合作,又分伙竞争,只是经营的观点不同,但都是顶风而上逆浪而前发展着。它们组成了跨行业、跨市埠、跨国界的实业集团。在关 系到国家与民族利益之时,他们又相互联结着。平时以和平竞赛手法,为本公司拓展各出其谋,在竞争中壮大,为此闻名于东西两个半球。他们各人后代,在呼唤对 方长辈时,仍以“世伯”前“世伯”后地亲昵着。还有,不管创业者和守业者,这四大侨资公司对祖国都作出过应有的贡献。最突出的是在抗日期间,统一行动起 来,联合抽资购买抗日战国债来拯救中华民族。

广州自古商业发达,货如轮转。20世纪初不少华侨回广州投资工商业、文化娱乐事业,对广州的经济发展作出贡献。其中商业的发展尤其引人注目,“先 施”、“大新”两家是最负盛名的百货公司,另外还有“永安”和“美华”。它们各有千秋,名噪一时,被认为是开启中国现代百货业的钥匙。上世纪20年代初, 广州市内百货商店达600余家。
  百货公司的出现,改变了旧时人们货郎担、杂货铺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方式……
  

先施:第一次刺激广州人购物神经
  马应彪于1864年出生于广东中山,早年家境贫寒,为了生计,20岁时前往澳大利亚谋生,经过多年拼搏,很快成为悉尼著名侨商。1892年,马应彪回国,1894年在香港开设信庄(相当于邮局)及永昌金山庄,开办侨汇兼经销进出口生意。
  

如今的都市,殿堂高耸、富丽堂皇的百货公司遍地开花,更有集购物、餐饮、休闲娱乐于一身的超级MALL庞然崛起,但从前的广州市民则没有这样的 方便。大型百货公司出现之前,倘要购物,要么帮衬担挑沿街叫卖的流动小贩;要么光顾那些逼仄狭小的传统商铺。要知道,从前广州的街铺并不讲究门面装饰,大 多是把货物堆积在铺内显眼的地方,认为这样才可吸引顾客。但顾客入铺内往往寸步难行,大大减少了购物的乐趣。
  

积累了多年经商的经验后,马应彪决定按照在悉尼办百货公司的经营方法和管理制度,办中国的百货业。1900年,马应彪筹集了一笔资金在香港皇后 大道中筹办先施百货公司,并自任总监督,1911年成立了先施有限公司。此时香港商贾如云、竞争激烈,广东一带的人甚至坐船去逛商场,一些商人用担子担货 上船,运回来卖。预见到广州地区的巨大商机,先施有限公司于1914年在广州长堤大马路建立起它的第一个分行——先施粤行,并附设东亚大酒店,总投资额为 港币100万元。先施粤行开设三年,就获利两倍,接着又在广州十八甫和中山五路开设分行。此时,先施已是广州市甚至是华南最大的企业之一。
  不二价
  

先施公司的名字,是英文Sincere(即“诚实可靠”之意)一词的音译。按照“明码实价、童叟无欺”的宗旨,先施在中国首创了“不二价”的先 河。“不二价”也就是说卖东西不讲价。中国传统社会长期处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形态当中,商业经济向来不发达,讨价还价是20世纪以前中国商号的传统交易 方式。马应彪率先采用“不二价”的形式,是近代中国商业销售技术中一个很大的改变。
  

实行“不二价”后,先施业务蒸蒸日上,每天零售营业额,一般都在五六千元左右。商品琳琅满目,以中国产品为主,其中很多是上海产品。国外商品则以英国的居多,其次是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的,美国的等商品兼而有之。
  女售货员
  

马应彪早年侨居澳大利亚,受西方文化影响颇深,所以思想比较开放。其经营手法非常西化,深谙包装门面之道,他把筹集的资金大部分都用于公司的装 修。除此之外,先施当时还有多样大胆革新的经营手法。其中最轰动的就是首先推出了女售货员。马应彪让妻子和她的两三个妹妹以及其他亲戚朋友出来做销售,这 一招吸引了人气,很多人即使不买东西也会来看热闹。
  

在当日的中国,这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聘请女售货员是触动社会神经的一个举动,一改“店小二”全都为男性的枯燥局面。先施勇于创新的精神,一直延续到此后数十年的经营当中。先施在上世纪30年代首次举行时装表演,以英国花布制造女装短衫裤,轰动一时。
  一元店  
  

“一元店”、“十元店”如今在广州也随处可见,这种薄利多销的促销形式其实早在20世纪初就已在先施出现了。当时,先施在售货场设立“一元商 品”专柜,把那些残次和积压商品搭配成价值一元的商品包,一元交易,任由选购,由于价钱很便宜,顾客也乐于购买。有一个时期,公司还专门设了一间“一元商 品”的商店,生意颇好。
  

为了招徕顾客,扩大零售收入,先施利用其优越条件,印售大量“通天礼券”,售给那些想送礼又不知送什么东西恰当的顾客,用礼券送礼,受礼者凭礼 券的面额采购自己需要的商品。礼券的面额有一元、三元、五元、十元。所谓“通天”,就是指可在上海、香港、澳门及广州等地作为当地货币在先施公司任意选购 商品。礼券不计利息,不记名,认券不认人。
  

大新: 求新求变敢尝鲜
  马应彪创办先施公司时,得到另一位华侨商人蔡兴的大力协助,后来蔡兴将其弟弟蔡昌安排进先施任职。生于1877年的蔡昌于1891年随兄蔡兴前 往悉尼谋生。经过几年的拼搏,1899年携资返香港经商。兄弟两人在先施一呆就是十年,在这段时间里领略了“先施”超前的商业理念。
  

在先施任职期间,虽然蔡昌的职务、薪酬都比其他职员高,但他不甘久居人下,决心要自闯一条路。1912年,蔡昌在澳大利亚华侨中募股集资,共筹 得港币400万元,在香港德辅道中开设大新百货公司,“大新” 是英文“The Sun”(即“太阳”之意思)的音译,寓意“大展新猷”,并以旭日为商标。
  

在香港站稳脚跟之后,蔡昌于1916年把大新的业务扩展到广州,先后在惠爱中路(今中山五路)和西堤设立分店,因而形成广州大新公司有“城内大新”(现新大新公司)和“城外大新”(现南方大厦)的格局。
  

大新公司两商店的经营项目不同:西堤店主要是百货零售兼营亚洲酒店、觉天酒家、天台游乐场、西餐厅、理发室、照相处、验眼配镜等项;惠爱分店是百货零售,兼营天台游乐场、酒业部、饮冰室、浴室等。
  

大新公司的经营很有自己的特色:首先商品定价低廉,而且也同样实行“不二价”,无论什么人,董事也好,股东也罢,绝不卖面子、打折扣,500多 名职工都恪守这一条店规。其次建有安装空调设备的地下商场,经营食品、服装与衣料。据说当时有一种用电动机特制的“多福饼”,七秒钟即可生产一块,顾客到 这里,为好奇心所驱使,大都会买一些尝尝。
  

西堤大新公司的地理位置相当优越,临江的西堤一带历来就是商贸通衢,水陆四通八达。大厦楼高九层,是20世纪20年代初期广州最高的大厦。它的 建筑和设施更为时人所瞩目,它的一至七层是百货公司,八、九层及天台建成游乐场所。不仅自置有供水、发电等设备,还装载了当时广州人罕见的4部升降机接载 客人。此外,大厦的东侧一至四楼还修筑了一条汽车道,汽车可沿着楼的四周蜿蜒而上。其独特设计为国内罕见,开业后营业额领先于同业公司。
  

引人注目的还有设在顶层的天台花园和天台游乐场,这里经常有戏剧和杂耍节目的演出,被人们称作“九重天”,是有钱阶层游乐的去处。
  

然而,大新公司命运坎坷。1938年广州沦陷前夕,曾被暴徒洗劫一空,沦陷时又遭焚毁,来不及疏散的货物、家具以及全部设备都付诸一炬。惠爱路分店建筑物虽能保存,但因货物家具都已疏散在西堤公司,所以同遭损失。
  

抗战胜利后,大新曾一度谋求复业,但资金筹措困难,一座华厦成了废墟。直到1952年,政府拨款150万元进行修复,大新被重建为12层的南方大厦。南方大厦于1954年国庆开业,再度成为广州最著名的百货大厦之一。
  

而现在广州市的大型百货零售企业——新大新百货公司,原址正是1918年创建的大新公司的城内分店。1949年后先后易名为惠爱百货商店、中山五路百货商店。1989年9月拆建后重新开业,改称“新大新”。
  

永安:年年大减价
  永安公司的成长与先施如出一辙。它也是由澳大利亚华侨郭乐、郭泉兄弟创立,先在香港立足,然后进入广州。郭乐在悉尼十余年,发现欧美货物新奇丰富,经营方法先进,于是1947年便回到广州,在下九路投资兴建了“永安百货公司”。
 

 永安的经营管理方式,在当时令人耳目一新。郭乐亲自或派人出国考察商情,定期到全国各地调查市场动态。对新产品,先试销或寄销,视销售情况才决 定进货量。公司会定期举行时装表演、商品操作和制作表演,给予赠品,摸彩活动。每年举办大减价,薄利多销,一些滞销商品得以抛售,少数热销商品牺牲,但吸 引了顾客,必然带动多数商品的销售。
  

永安最辉煌的历史要算在上世纪80年代一次开全市先河的大型购物抽奖活动,人潮拥挤的情况至今还历历在目。当年,“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社会 活动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永安百货公司同时推出了相关的购物抽奖活动,承诺将从活动期间的营业额中提取一部分捐给“爱我中华,修我长城”活动。而 且购物金额达到标准的顾客还可以得到抽奖券一张,凭着抽奖券有机会得到摩托车一辆的一等奖。这在当时可是价值不菲的奖品,马上就轰动广州。一时间,整个永 安公司人山人海,顾客门里门外都排起了长龙,永安公司不得不组织员工拿着扩音器在现场维持秩序。
  美华: 专售高档货
  美华百货公司是由美国华侨朱英南等50多人集资兴办的,坐落在市区中心繁华热闹的永汉路(今北京路),取名“美华”,寓意店容及商品美观华贵和 美洲华侨心向祖国两层意思。美华于1948年开始营业。开办初期,专售洋货,主要是美国货,如从美国购进一大批最新商品及计算器、自动唱机等,在香港购进 一部分新颖商品。美华开办的第一年,生意兴隆,盈利达8万港元。
  

美华资金雄厚,各项设施豪华和现代化,柜台均以柚木镶边;地面则用水磨石米;店堂四周安装霓虹光管,并自备发电机,还有电唱机、收音机,广播播放流行歌曲招徕顾客。当时电力不足,每遇到停电,永汉路一带漆黑一片,而美华则依旧灯火辉煌,形同白昼。
 

 当时美华以经营高中档货品为主,如进口化妆品、时款童装、高级洋服、精致日用品等。商品陈列美观、琳琅满目,成了达官贵人、富商名伶、太太小姐、公子哥儿们心中的购物天堂。粤剧名艺人马师曾、楚岫云当时就是美华的老主顾。
  

昌兴街: 繁华掩烟尘
  昌兴街,一条其貌不扬的小巷,位于中山五路新大新百货公司的西侧。巷道很窄,两旁的房屋均是两层或三层的旧建筑,相距不过三四米,两边的人家甚 至可以站在自家阳台上隔街交谈。整条巷子无不散发着残旧的气息:房屋墙壁的图案斑驳剥落,楼上阳台的铁栏杆锈迹斑斑,木板楼梯歪歪斜斜,在头顶上横七竖八 悬挂的各家衣裤……
  中山五路与北京路交界处的财政厅前一带,凭借便捷的交通条件和浓厚的商业氛围,自20世纪初便吸引了一大批精明的生意人纷纷抢滩这里。饮食、照相、服装、体育器械、娱乐等行业,星罗棋布地散落在周围,涌现出大批名店。这当中,最为瞩目的便是大新公司。
  

在中山五路的大新公司以环球百货为号召,经营天台游乐场、酒菜部、饮冰室、浴室等等。公司生意一直兴旺,蔡氏兄弟因此获得了厚利。于是,大新公司西侧那条近200米长的小街便以蔡昌、蔡兴两兄弟的名字命名,一直沿用至今天。
  由于昌兴的名号,还有大新公司所带来的大批人群,昌兴街成为了当时服装业十分发达的一条街道,大批的人到这里选购衣服或者布料,这种状况大概持续到建国初期。
  

如今的昌兴街只是新大新旁边一条嘈杂、没落的小巷,连生长于斯的老人都已淡忘了这里昔日是屯聚富贵、客似云来的服装一条街,忘却了曾属于这条街的那段辉煌。
  

古老的昌兴街终究在岁月中沉寂了,但百年来,无论是蔡氏兄弟开创的大新,还是如今现代化的新大新,昌兴街一如往昔守护在旁,静静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