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十年Hong Kong 10 Years After Handover [HQ]

香港始終有你Hong Kong Because you are here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口述人:柴家辉■身份:香港警察学院学警训练科高级督察我是1963年生人,在警队服务超过25年,曾派驻不同部门和单位,包括警民关系组、警察机动部队及交通意外调查组,现在在警察学院担任学警训练工作。 大约是1997年的6月初,我任新界北冲锋队小队副指挥官,忽然接到通知去面试。面试时回答了几个问题,如年龄、身高、是否参加过一些操练或仪式等。我在政权交接前两周才得知自己负责升旗,感觉好意外,为此当时的警务处助理处长李明逵还接见了我和另外几名负责升旗的同事。 6月中旬,就正式接到通知去训练。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接受了密集的操练。每一个步骤都要练上好多遍,确保到时候不出错。 在1997年6月30日,我早上7点就开始工作,一直到第二天的凌晨。晚上7点,在距离英军总部不远的添马舰东面,我和同事参加英军告别的日落仪式。瞬间雷雨大作,周围行雷闪电,英国的海军在降英国国旗,我和同事在降香港旗,最后要把香港旗叠好交给英军。在30多尺的旗杆下,雷雨不停,真有点危险。我当时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安全问题,因为几小时后我还要到香港会展中心参加交接仪式,去升特区区旗。 降旗仪式结束后,我们浑身被淋得湿透。当时我们只有身上穿的这一套礼服,赶紧把礼服外套送到警队请人熨烫好。衬衣什么的根本来不及换,只好跑到卫生间用烘干机使劲吹。帽子就拿布抹一下,晾干。我们都希望有着最好的面貌出现在升旗仪式上。 赶到香港会展中心时,我们的衣服基本上都干了。快到12点的时候,当时整个会场的气氛极为庄严,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走在三个人的最右边,中间的同事捧着区旗。我在一片静默中走向旗杆,心里一边数着步子一边努力去想下一个该做的动作,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敢想,生怕一分心就出错。 我按照训练

香港回歸交接儀式Hong Kong Handover Ceremony 1997 [辛亥百年紀念][HQ]

FAQ rulebritannia1 Q: We did not retreat we left with pride and dignity and fear for friends in Hong Kong sasalove2a A: No point to argue. The word Retreat can have different meanings. That’s bad about the English language. It depends on whether you define the word positively or negatively. That’s your choice. Cheers. 英國撤離British Retreat 1997 英國撤離British Retreat 1997 Hong Kong Handover Chris Patten Prince Charles Highland Cathedral 高地大教堂Anthems: God Save the Queen and March of the Volunteers 义勇军进行曲義勇軍進行曲香港交接儀式Hong Kong Handover Ceremony 1997 1997年香港回归在即,英国不甘心其殖民统治在全球范围的衰败,为了显示其在远东原殖民地的军事存在,组织了一支名为Ocean Wave 97 Task Group 的庞大特混编队一路耀武扬威来到东亚。该编队于1997年1月13日从英国普茨茅斯港启航,经停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埃及和以色列等国港口,过直布罗陀、吉布提,并正式访问了土耳其、印度、马尔代夫、泰国、文莱、印度尼西亚、韩国、新西兰、马耳他等国。编队于6月下旬抵达南中国海中国海域附近,派出HMY Britannia 不列颠尼亚号皇家游轮、HMS Chatham 查塔姆号导弹护卫舰和RFA Sir Percivale 珀西瓦尔爵士号登陆舰三艘舰船驶入香港海域参与政权移交和英方撤离香港等活动。交还香港政权后,英国王储查尔斯和港督彭定康及家眷和其他英方高级人员乘坐HMY Britannia 不列颠尼亚号皇家游轮在护卫编队旗舰HMS Chatham 查塔姆号导弹护卫舰和原驻港英军的三艘孔雀级巡逻艇HMS Peacock P239 孔雀号、HMS Plover P240 千鸟号、HMS Starling P241 八哥号的护卫下黯然离开香港,驶往菲律宾进行访问,并将三艘孔雀级巡逻艇出售给菲律宾。RFA Sir
Video Rating: 4 / 5